白衣(当狗托真的好开心)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月下黑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月夜之下,巨大、沉重的石刃在怪力的驱动下狂乱的发起强而有力的劈砍攻势,而当每次刃身被闪开、触地之时,其砍开的坑洞、激起的碎石与掀起的石层就宛若被空袭轰炸般恐怖。
 
“咕……真是棘手啊……”
而此时,正被卷入了『狂战士』的暴走而苦战的蓝发武者则皱起了眉头……这真是太糟糕了,园田海未心想,她很明白现在于这次「圣杯战争」中通过附着在自己身上而得到的英灵的力量——虽说那是有着健硕的身体和以魔力化作取之不尽的箭,足以倾泻箭雨、剥削山峰般的强大力量,但再怎么说也是『弓兵』——说来也是滑稽,一开始从隔街的制高点射下、可谓是货真价实的“空袭”的箭雨明明悉数命中了以身躯挡在前面、保护身旁那手上持有某种画着红色图纹书籍的御主的『狂战士』……但在接受了那样猛烈的攻击她居然也没有倒下、反倒就像是“复活了”一样再度起身,寻着箭的轨迹和御主一同追击而来——结果就是现在反倒是自己被逼入了这宛若空袭般的恐怖攻势之中。而即使用上「千里眼」也只是能做到不被正面击中、即使想再度拉开距离也会被瞬间追上……该说对方——统堂英玲奈身上附着的,不愧是神代的大英雄的力量吗……仅仅只是无章法的殴击也能有着如此威力、明明连剑技都算不上的石刃挥舞却能让自己如此疲于应对。
不过,现在会变成这样反倒也正中海未的下怀,她打自一开始就不觉得能够以一己之力正面和对方对拼,所以并没有让自己的御主小鸟同行、而是独自一人拖住对方——并且,因为失去理智的『狂战士』持续追击自己的缘故、已经和她的御主拉开了距离——将最强的剑兼最强的盾调走后瞄准御主发动一击必杀的突袭,这才是她的计划。
而现在……就看与自己合作的『暗杀者』那边的能做到多少了……海未一边以近距离下难以发挥全力的弓箭尽可能的阻挡、引导着面前的英玲奈,一边在心中祈愿着。……但即使如此,她的内心还是有些担忧。
 
……因为相比起面前可以用这双眼看穿的『狂战士』,其御主却反而像是被一层黑雾笼罩一般、完全无法看清。
 
 
 
“……真的和海未酱说的一样喵……”
而在『狂战士』的御主、那个手持着书籍的卷发女子——优木杏树背对着的楼房之上,穿着明显不合身且破损不堪的黑色大衣,手持对匕、尽可能的隐去自身气息的星空凛正蹲在楼顶的护栏上。
说实话,她对自己能否掌握身上的『暗杀者』的力量并不自信,就像她那一头橙色的短发和这身大衣的相性不怎么好一样……那能够在黑夜中起到绝对优势的能力貌似也无法很顺利的运转起来的样子——毕竟打自圣杯战争一开始她就没有战意、只是为了从那群怪物的战斗中保护花阳而一直带她逃窜着。而且身上的这个力量的原型貌似是个英国人吧?和她这种不擅长英语的人能不能合得来也是个问题——虽然她是这样做着借口,但实际上就是她也和她的御主一样,其实根本就无心战斗。
虽说现在为了解决这个圣杯战争中威胁性最大的敌人而与他人联手,但第一次主动发起突袭的她——真的能够做到完美的一击致命,不给她用令咒唤回『狂战士』的机会吗……
 
“……”
 
……不,现在去细想这些也没有意义了。而且自己的头脑本来就不适合去想那些太复杂的事情。
对方看起来应该没有那样的力量——虽然连海未都看不清对方的底牌,但也应该……应该只是个普通的御主而已——如果单纯的「黑夜」还不够、单纯的「女性」还不够、单纯的「雾」……该死,虽然进入深夜后有些暗淡、可霓虹灯闪烁的东京街上根本就没有雾。
那既然这样的话就用上宝具、并且用这力量切切实实的用匕首刺穿她……这样的话,绝对……

“花阳亲……可能有点辛苦……忍耐一下喵……”
身位在下的「女性」放下了那本可疑的书,貌似是在和不在此处的谁通话一样、双手以握持着某物的姿势放在身前,很显然现在就是最佳的时机——凛握紧了对匕、将魔力尽可能集中的同时从「黑夜」笼罩的楼层顶上一跃而下,并于途中用脚在楼壁上猛踏、在房屋顶上反复跳跃着来接近对方——虽说「气息遮断」的技能会在攻击的一瞬间暴露,但光靠宝具的威力,应该也能确实的————?!

“那是……那是什么?!”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远远超乎了凛的预料,以至于使她失声叫了出来。
优木杏树的身边环绕起了“雾”……但那不是能够为凛她所利用的雾,而是带有魔力、更为狂乱与不详、将对方的身影染上一片漆黑的怪雾——而与此同时,原先杏树手中的书也在被黑雾笼罩后随之落地、被吹来的风掀起书页……然而里面近乎是空白一片,只有中间的某页中画有令咒的图案。
 
……而且,只有一画。
 
这下不得了了。
根本容不得犹豫。
真的要把宝具祭出去了——
 
“——Mai……『Maria the Ripper』(解体圣母)!”
 
而在凛咏唱宝具名的瞬间,从那片黑雾中闪烁起了一颗蓝色的光点。
而在那光的些许照耀下、从雾中映出了漆黑的铠甲的一角——
 
 
 
 
“……哼!”
“——呜哇?!”
 
——园田海未突然被结结实实的被挨了一下。
若没有弓身的阻拦的话、就算因为英灵的能力而得到的健硕身躯也会在这一击下受到无法忽视的损伤吧。
……但是,为什么——直到刚才为止都是毫无章法的狂乱攻击,在下一秒却和「千里眼」所看到的景象出现了偏差——那借着挥剑的余力翻身调整平衡、并对着自己腹部踢来的有力侧蹬很明显是只有意识清醒时才会发动的追加攻击才对——
  
“……唔?「狂化」的作用……脑袋清醒了一些,是杏树那边暴露了吗……”
  
——?!
而且,更重要的是——身为『狂战士』的英玲奈现在居然恢复了些许理智。并未在把自己一脚踢开后继续扑上来追击,反倒是停了下来、用未握持着石刃的左手扶着脑袋、对着身后的街道喃喃细语着——而追着她的目光望去,远处原先被暗淡灯光笼罩的街道上突然闪烁起了一道冲破黑雾、明亮炫目的蓝白色光芒,和一声不亚于面前『狂战士』的响亮嚎叫——
 
 
 
“——————Arrrrooueee…Oooeerrrraaaaa(『Aroundight Overload』(锁缚全断、过重湖光))——!!!”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