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Violent Dance

“呃……——呃噗啊啊?!”
  
——舞台像是被众多楼房般高低不齐的灰白色立方体高台围在其中,而与此同时、无数同色的四散障碍物与道具则散落在地面上,使得其整体就像将城市中的一部分街景单独截取出来置入其中一般。
    
此刻的舞台上可以说是寂静的,因为无论是奏乐还是音效声在此刻都停息了下来、就连以往照明的聚光灯都变得昏暗了不少;但同时舞台上也是喧闹着的,因为搏斗声与物体的碰撞声、还有其中绮罗翼如同野兽般的嘶吼声正回荡在舞台与观众席之间。
 
“我的对手——是你吗……还是说是你吗?!”
 
穿过“高楼”与“房屋”之间、踏过地上散落的“钢板”和从角落中滚出的“垃圾桶”……在这小小的城市缩影之中,从作为变身效果的舞台火焰穿出来的翼那暗红色的身影正被数个面部空白、穿着奇特的“怪人士兵”围攻着——那虽显得有些娇小、但却蕴含着强大爆发力的身躯此时被暗红色底色与黑色胸腹和关节的皮套外甲包裹着、并以此挣脱着顶开了企图用四肢箍住自身的其中一名怪人士兵、在活动时遍布全身的亮紫色伤痕状花纹与背线上显露出来的刺棘使得其身影就像是历经创伤后的野兽般狂野异常。而她在那随后便带着低沉的吼声舍身撞去,将对方撞倒在地之后朝着对方身上用力靠倒、使得背后的刺棘扎入其胸口的同时用右肘狠狠在其脸部腹肌凿击,直到对方在一声怪叫声后再也无法动弹为止;原先背后那可在进攻与防御中起到遮蔽对手视野与隐藏自身动作的A字披风也因为如今的战斗方式而撕裂、破损成条状的同时褪色,显露出了布料材质原先的亚麻色。远看下来就像和其面罩之后的同色短发接在了一起而伴随着身体的动作飘舞着。
 
“不对,哈啊……这个触感……不是你……呜哇?!”
 
而伴随着一阵疼痛,刚爬起身的翼侧腹部被从侧右方袭来的怪人打了一拳——但她在一个小踉跄后立刻反扑回来、用带有棘刃的双臂锁住了对方的这只手臂。并在用左手抓牢其手腕的同时空出右手,以臂勾和焦黑色臂铠外侧的棘刃尽力殴打撕扯着其头胸部的位置并阻止其反击、挣脱。最后抓着对方的手、以一记贴身扫腿将原先在身后的它绊至身前的同时——“——混账……不要碍事啊啊啊啊!!!”——俯身踩在其腹部上、并用锐利的指尖与棘刃撕开了其喉部!
   
“哈啊……应该都……解决了吧……”
     
随后,抽回的刃身与臂铠则在光下闪烁着犹如电流和火花般明亮的折线型紫白色花纹。而在连续解决了两个怪人士兵之前、又不知道手刃了多少个同样的家伙的翼喘着气的同时缓缓站了起来,视力受损的她在攻击时本就无法留手、招招都是全力以赴的同时又无法防御,使得战斗时的体力消耗进一步放大。而浑身上下、尤其是腰间那作为『特摄风舞台少女』代替原先舞台少女们的披风系扣存在的腰带上,更是满满沾染上了舞台上特摄风怪人体内作为填充物的灰沙、疯狂野性之余更显出了一丝狼狈。
   
“星——空——你——到底在哪儿啊啊啊啊——?!”
   
而在之后,她一边嚎叫着呼喊着对手的姓氏、一边着急地左右远望着,然而在她的视线中一切却只剩下了一个难以聚焦的虚影——原先在Revue中的她变身之前双眼就被突然鼓掌、喷洒过量的舞台烟雾中所熏伤、短时间内怎么想都难以恢复视力——但不想就此结束这次Revue退场、更何况这样说不定还会影响之后Revue参演的她,在脑内那像是观众席上长颈鹿的低语劝诱下戴上了那代表着将自身交由执念和疯狂掌控的面具,以如同野兽般的狂野姿态和听力及本能继续在“野性的Revue”上起舞。
……而受到了这样的双眼影响,原本在戴上面具后变身时会变得更接近异兽造型的面罩上,那应该闪烁着与瞳色一致的亮绿色光芒的透亮复眼也变得像是蒙上了灰雾般朦胧浑浊——就像这片灰白无色的街景般。
然而,她口中呼喊着的星空——星空凛也早已不知藏在了何处,只剩下翼的嚎叫声回荡在显得空荡冷清的舞台、与只有沉默不语的黑色长颈鹿布偶所在的观众席上。
   
“——哐、哐当。”
“嗯?!”
   
而那声音很快就得到了回应——远处的身影在后退的同时后跟不小心踢到了身后垃圾桶的盖子上发出了声响、而现在全靠听觉寻人的翼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机会——发出声音的人还没来得及跑远、就被翼冲锋后的抱扑撞入了垃圾桶后由两个灰白色高台间隙所构成的小巷中。
“是你吗……是你吗星空?!碍事的怪人都搞定了、我的眼睛也不要紧、Revue还能够继续——”
然而,当翼的抱住对方肩膀的双手的触感回馈回来的时候,却又发现不是她所想的那样——发出声音的并不是在以为安全之后露面的凛、而是被翼的战斗风格震慑到而退缩了的怪人士兵——并在之后被对方两拳打在脸部护甲的同时一脚从身上踢开、后仰倒在地上。
  
“咕咳——呜……可恶……还有没干掉的吗…………!”
然而,那个怪人还没来得及进一步行动之前脚腕就被用右臂在地上顺势向前一撑、同时双腿以交叉的剪刀脚踢向其脚踝的翼一招撂倒,同样摔倒在地的同时,快速爬起身来的翼又迅速摸索着抓住了它肩膀上的一对撞角将怪人拉了起来并一个膝顶接踩踏蹬在……从身体反馈的触感来看应该是下巴上、使得这个难得惜命的怪人士兵不但没能逃出翼的攻击范围,反倒是踉跄着被逼入了小巷的更深处。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Revue……Revue还要继续的啊……我一定要……呃、呜哇啊啊啊啊——!!!”
 
虽然眼睛还是看不见东西,但双方既然都深处巷中、自然就在除了前进就是后退的一条直线上——而在野性尽露的如此对现状感到焦躁难安的她更是直接冲上前、一脚跃起的同时在半空中用左手在墙上一撑而进一步向前发力,并以左腿向右横跨踢去——也因此导致其虽直击对方前胸处但却因为无法把控距离、所以没能在双腿完全发力踢出前便碰到了对方,使得自身身形偏离、没能借助反蹬的力量回身安然落地而摔落。但遭受踢击和腿铠后棘刃斩击的怪人还是成功的因此被踢退、于踉跄中跌入小巷尽头——并被从巷壁与脚下升出的舞台火焰喷射器的围困下被烧成灰烬。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啊……哈啊……”
 
 
……而将被灼烧殆尽的怪人的哀嚎抛之脑后,翼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从化作火海的小巷中走出,并拔下了腰带上的驱动键——解除变身的同时,脸上的面具也在那之后崩裂、并化作一块块碎片落在她脚边——但直到此时,从面具之下露出的翼的双眼却依旧是一片灰白。
 
“星空……安全了哦……所以……”
 
在那之后,用尽力气的翼终于支撑不住、昏倒在了舞台上。
……而在因为发现了缝纫室中的皮套上同步显现出的破损而察觉到情况不对的杏树赶到观众席并乱入到Revue现场中、救回倒下的翼与找到最早在与那些『特摄风怪人士兵』的混战中保住了系扣但被击昏的凛,则已经是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