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卸去鞘壳,然后……

“啧……兼具灵活和力量的攻击方式吗……虽说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不愧是比高坂和园田还需要小心提防的对手啊。”
 
将抓在面前当做盾牌、并已在被弯刀百般摧残后终于被一刀两断的特摄风怪人正在沙化的半截身子丢到一边并缓步后退……统堂英玲奈,很少见的在Revue中——还是特摄风变身的状态下处于下风、甚至到了要拉开距离重整架势的程度。
腰带正前方还被从正面从上往下的挨了一记劈击,使得正中的齿轮引擎箱型驱动器外壳上原先非常隐蔽的竖向开口变得显而易见,从缝隙中还能看见内部的可展开结构与滑轨。
 
而她面前的对手,并非有着相同力量的A-RISE的同伴、也并非是伴随着『特摄风』而生的无法避免的怪人……而是正如她所言,兼具灵活的身法与实力的对手——缪斯的绚濑绘里。
虽说英玲奈没有见过两年前在学生会工作的她、对这个人的认识也仅限于她加入了缪斯后舞台上和那之后的几次团队间的会面……说来她当时都在一脸享受的埋头吃巧克力芭菲来着,给人一种正值青春期的少女感——不过外在印象固然如此。可在数十次轮回下来,英玲奈却对她那通过借助幼年时期的芭蕾舞的协调能力和久经锻炼的身体基础,以及作为动力的、能和园田的执念比肩的责任感所结合而成的强大深有印象——就作为『舞台少女』而言她可是就算翼都得花点心思严肃以待的对手。更何况这个状态下的英玲奈和她的相性还不是特别好。
  
“——诶?我在A-RISE的各位里是被这样说的吗……хорошо,那还真是……不胜荣幸啊!”
 
而这样回应着的绘里则用手擦去了刀身上沾染的沙子并乘胜追击,架着手中细长而又有着近似勾子般弯曲弧度的弯刀直逼英玲奈而来并从对方左腰袭来一击拦腰斩击。虽说刀身被英玲奈用左机械臂上的齿轮组做盾拦下,但背后的护甲还是有被弯曲的刀尖刺中的触感。
 
“——弯刀还能这么用吗?”
“严格来说我这个已经算是钩刀了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嘲讽我以前做事太钻牛角尖了不懂得变通呢……呜哇?!”
 
而随后英玲奈回击劈下的齿轮链锯,也被绘里利用其勾在对方身后的弯刀做受力支点灵活地侧跃绕开,使得她的锯身重重嵌入舞台地面中的同时绘里身位也绕到了其身后,并用弯刀再度劈击、之后就这样来回绕着英玲奈反复打转,踮起的双脚像是天鹅拨动水面的蹼般带动身体起跃、来回交替着持刀的双臂则像翅膀那样轻巧有力的挥舞——虽说绘里的代表物是狐狸,但此刻利用由芭蕾舞演变而来的特殊步法和轻巧悦耳的曲调伴奏,使她就像是天鹅一样优雅灵活地在消磨对方体力的同时不断尝试着攻击。
……但是不同于腰带,对坚硬的皮套装甲果然……完全没什么效果,而虽然可以通过装甲之间的缝隙攻击关节,但那边取而代之的有着齿轮,如果刀刃被卷进去的话可就难办了。所以果然还是得瞄着腰带打——毕竟那边对她们来说就相当于这边的披风系扣那样的存在。

“……果然太过厚重的话虽然不会受伤,但对付这种高协调性的对手就很难办吗……喝啊!”

而与此同时,在背后又一次遭受攻击后,英玲奈放弃了使用链锯而是直接挥动左臂的同时依靠其重量带动全身回身砸来——但笨重的回击并没有击中绘里,取而代之的的是轻而易举拦腰扫断了一根从她方才的立足点升起来的细长支柱。与此同时绘里已从她头上像是天鹅般轻轻跃过,并在落地的途中从上而下挥下弯刀、袭向对方面部齿轮护甲最坚硬的地方——很显然,这一攻击的目的并非杀伤,而是诱敌。

“——铛!”

……就如绘里所料的那样,英玲奈及时用翻回的左臂上的抓斗抓住了刀身,但武器受制的绘里却当机立断的在对方完全朝向自己前松开了刀柄,转而落地后一记左腿回旋踢踢向对方锯身之下、想要探向腰带的右手手腕,将本该转过身来的英玲奈再度踢回侧身朝着自己、并且腰带空门大开的姿势。并且因为低起跳的原因又升起了一根立柱,拦在了英玲奈不好发力的肩边内侧使她难以动弹,产生了难以挽回的破绽——
 
“糟……!”
“果然,一开始有向海未她们问过统堂同学你的事情真是太好了啊……那么胜利我就收下了!”
   
发出胜利宣言的绘里此刻本来是想直接用手去扯下对方的腰带,但最后还是再度抓住刀柄并侧过刀身、从抓斗的空隙中抽出原先受制的细薄弯刀。并顺势朝着腰带上的驱动器位置向左侧斜着回身一刀勾了下去。

“既然那么想要就给你吧……不过!”

虽然途中被英玲奈猛的一脚差点踢了个措手不及而险些没控制住力道,但最后紧握着的弯刀还是勾住了之前砍开的缝隙,意图就这样把对方整个腰带就这样扯下来——
 
 
“————————
   
……
   
…………嗯?”
 
  
……然而,在戛然而止的音乐下、在突然全部聚集过来的聚光灯下,绘里却很尴尬的——并没能如愿取下对方的腰带。
但是,也不是因为被英玲奈妨碍而未能得逞,不如说回头望去,还能看见对方像过安检那样半举着双手——好似从一开始就未曾阻拦的模样。

剑刃是精准的勾住了对方的腰带,但是因为先前那一脚的阻碍而并没有深深的插入内部、而只是勾中了外壳。
刀身划动的同时,跟着动起来的并不是整个腰带,而是被勾住的、腰带表面护壳的左半边顺着内置滑轨的轨迹被拉开了。
  
 
“这个……原来是能打开的啊。”
“……是的,不过以前从没用过,因为左手不好拉。”
“这样啊……那也没办法呢……”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然后英玲奈的右手绕过了阻挡着的立柱,轻轻拉开了腰带的右半边,完全露出了内部结构——并且随之而来的是英玲奈腰间传来的一阵仿若钳口夹断铁丝的有力声响,以及像是密封的机械舱门开启瞬间的弹射声。

“那么……小心点哦。”
“诶……——噗哇?!”

随后,在绘里还没反应过来英玲奈的提醒之前,剧烈的痛楚已经瞬间传遍了她的全身各处、并随着视线的剧烈飘动,映入眼帘的景象已然变成了自己的身体因为强大的冲击力而被击飞的景象,用自己的身体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虽然不被打到的话就没有威胁,但光是被打到就几乎是完蛋了”的体验。
而原先在英玲奈身上相互咬合且保护的无微不至的众多大型银灰色齿轮与工业锈铁风盔甲,此刻却像被弩炮击发般以惊人的速度炸裂飞出,伴随着极具危机感的音乐和爆炸音效击向各处、对波及到的舞台设施造成无差别破坏——随后,为了要保护在强大的冲击力下即将跌落舞台的绘里,舞台上突然抬升起了像墙壁那样挡住她的巨大护垫接住了她。同也有数枚齿轮深深的扎入其中、几乎到了击穿的程度。不过在被击飞的时候她也不忘尽可能的缩起身子受身缓冲冲击力、并用手脚护住了身前的柔弱部位而避免被直击,可算是没受什么大伤。
 
“хорошо……居然还有这一手吗……”
 
得以被受力支撑住的绘里虽说还没能那么快完全缓过来,但起码双脚能够触地、也能够侧身避开或者防御即将飞袭而来的齿轮装甲块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英玲奈身上的装甲再怎么也是一次性弹射的,总不可能射个没完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给我在那里站好了!”
 
……但随后,从远处英玲奈那边传来的话声和在那之后的密集弹射声却又先绘里一步将她压制住、不如说现在形势完全逆转了过来——飞射而来的众多小型齿轮提前封住了绘里的去路与扣住了她右半肩的披风,而随后的两条锯链则箍住了绘里的手臂并深深的扎入了她背后的护垫墙中,使她变得双臂受制而难以动弹——而且在那之后聚光灯还打在了自己身上,情况比刚才的英玲奈还糟。

“好痛!这是连锯子都拆开射出来了吗……诶?”

双臂受制的绘里下意识的左右看向自己的手臂,好不容易牺牲了袖子和半块披风——反正只要系扣没事那都有回旋的机会——还好小鸟不在不然她看到缪斯的成员这么对待演出服绝对会生气——挣脱开来后、却发现右手所持的弯刀刀刃接近末端的弯钩处不知何时被折断了一半,而且切口整齐到……甚至没有毛刺。

“什么时候折断的……被打飞的瞬间吗?”
“——啪嗒。”

而就在她疑惑的时候,从身前传来了听起来轻巧多了的脚步声。
 
 
“……唉……其实这个本来是想保留到下次和园田的Revue的,但没想到在这里就暴露了啊……”
 
 
伴随着自言自语,身上装甲停止弹射的英玲奈缓步走来——通身漆黑、略带破损的皮套素体上,像是血管和动力电缆般排列、并随着光照产生深蓝色至深紫色的渐变色纹路因为缺少了大部分装甲的遮掩变得更为明显可见。直到腰间的短披风也因为没有护甲与齿轮的限制而随着舞台上的微风飘扬着;全身的装甲也被去除到只剩下了有着凹槽分节的紫蓝色锹形外甲保护胸口、手腕、小腿等必要部位与关节的程度。双肩和腋下更是像以前自己那些会露出腋下的演出服那般只有一层薄薄的浅黑色蒙皮。而外甲后方还有像是昆虫足部般的六只节肢扣带将其固定在皮套素体上,并带有兜虫般的攻击撞角与进一步固定用的铆钉;周身上下的也只剩下了那些在身体内侧和关节部位镶嵌运作的细小齿轮,双臂的武器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过这样的话也能更好的抓住你了,也算是正是时候吧。”

左臂的抓斗机械臂装甲被完全弹开,露出了手腕的同时只剩下了和变身前的盾牌大小相近的一面大齿轮作为左臂盾牌的替代物装备着。而齿轮盾的前端还有着一对由最外圈的轮齿圈展开而来、就像核桃钳一样巨大有力的大爪。合并后则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面完整的齿轮圆盾;右臂的链锯在方才限制绘里行动时便已完全拆卸开来,只剩下一对用来支撑锯链和内部齿轮的导框从中间分开来,像是锹甲带有倒勾的上腭那般张开着。且朝外的框体还带有刃边,想必就算闭合起来也能当做剑刃挥舞。
 
最后,头部后方的护盔也完全脱落、使得紫色秀发毫无保留的倾泻而下的同时,占据一半面部的引擎型护盔也在齿轮护面甲上顺着齿轮上的轨迹拆分重组,配合着铆钉变成了一只大腭朝上展开的锹甲外形、一对大腭正从英玲奈变身前左右展开的刘海处向上合并着。而藏在面罩下的复眼部分与左眼下大概是的泪痣位置也与从英玲奈一致的青蓝色变成了闪烁着带有破坏性的亮红色。
   
   
“太犯规了吧……在和妮可与穗乃果她们战斗的时候也曾像这样变了形态吧,而且前几天开始你变身后的样子也和一开始不一样了。统堂同学你身上到底还藏了多少种战斗风格啊?”听到了与至今为止的记忆中都不同的音效,意识到接下来自己先前从作为观众观看的Revue、与有和英玲奈有着交手经历的同伴们那边收集来的情报已经变得不管用的绘里稍稍皱起了眉头,并右脚轻掂、侧身提起弯刀而严阵以待。“……简直就像那种不咬下去就不知道里面藏了什么的巧克力那样。”
 
……然而这话说出口之后连绘里自己都觉得别扭。虽然知道这样形容是为了让不服输的自己轻松一些,但还是觉得有哪儿不对。
 
“这个你要问杏树……皮套是她管的,我们能像这样变身也是因为参加了有她参与制作皮套的特摄舞台剧的原因。”而被问到这个问题的英玲奈也只能无奈的摊了摊手,并开始活动起了没有装甲保护后终于可以最大限度舒展的身体关节——并且在看见了绘里手中的弯刀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从腰带上取下了一块东西后丢还在了对方的脚边。“……再说了和高坂她们的那次我还是从高塔上跌下来,差点最先退场的呢……对了,这个还你。”
 
 
……而伴随着英玲奈轻抛过来的轨迹,绘里在下意识的撤开可能会被打到的脚尖的同时低头望去——却发现那东西正是自己弯刀上之前不知何时被折断的弯钩型刀锋。
 
『“——CHANGE,Cutter Beetle。”』
 
而与此同时,因为去掉了异物的阻碍,因此在腰间的腰带外壳完全打开后从内部弹出的一对保护腰带内部不受攻击的内钳也终于可以完全闭合,并在随后通过舞台各处暗藏的音响发出了形态转换的音效——虽然有不少在英玲奈弹射出装甲的时候被流弹波及而损坏,导致直到现在舞台上的背景音乐还未恢复……然而就是在这一片寂静之下,绘里看着手中被切断成两部分的刀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不是被装甲撞断的,而是被腰带里的钳子钳断的吗……”
 
 
……在那瞬间,她突然无比庆幸自己没有尝试直接用手去取下英玲奈的腰带了。
 
而与此同时,场地各处被破坏的音响也在不知不觉被替换掉、再度发出了令人感到危机感剧增的背景音乐——

『舞猎的Revue』,从此刻开始续演。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