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过度的温暖

刺骨的寒冷,容易唤醒人类心中隐藏的最深、最懦弱、与最需要人关怀的一面。
那份连同内心都会被冻结的寒意足以击垮任何强大的战士,若在此之上还无人陪伴、孤独度日的话绝对会一蹶不振,最后葬身其中。
而相反,若此刻有一同前行之人可供彼此相互支撑前行的话,就算物理层面上的暖意可能提高不了多少、可心灵上的暖意会治愈寒意给予其继续前进的动力。最后战胜寒冷,登上新的高峰。

……不过,前提是那份治愈的力量得恰到好处才行。
 
 
 
“——哈啊、哈啊……”

A-RISE的队长绮罗翼,此时正在降下大雪后进一步变得寒冷的大街上、全力朝着家的方向奔跑着。
那还是数分钟前的事情了……本来她今天独自一人与接下来与事务所合作的女子偶像团体的队长进行私下会面的交涉与互动、探讨近在咫尺的圣诞活动(简单来说就是带着目的的公款吃喝)……本来直到结束为止都很愉快的。但刚结束不久就在三人的line群组里,收到了在家里的杏树言简意赅的呼救讯息。

——What the f……

于是,害得她连在路上顺便去问候一下刚正式继承穗村不久的穗乃果的时间都没有、拎着给家里二人带的小零食就往家跑。
但是……为什么?如果出事的是杏树还好理解。虽然有些失礼,但她的确平时在家里就是个承包槽点的角色、甚至不动声色开始搞事的本事比以前缪斯的东条希还要厉害(如果那份劲头能用来坚持减肥早就瘦下来了)——可消息上说出事的是英玲奈?

“她会出什么事呢……难道说也生病了吗?不可能啊,她可是我们仨里综合体质最好的了……还是说过劳吗?”利用身材娇小灵活的优势、就算穿着比较笨重的防寒服饰也能够迅速穿过人群与阻碍,从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左转、进入熟悉的住宅区的翼细细叨念着,“……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最近又是圣诞又是年末的,可能是终于超负荷了也说不准……但是她的作息反而比能坐在裁缝室一肝就是一晚上的杏树要正常多了啊?”
不行,再怎么分析还是难以推断出理由,而且这样也只会徒增烦恼多心焦虑罢了……最后,连回手把大开的庭院围墙门和家门关上都顾不上、翼还穿着外出时的短靴便冲过玄关,一把拉开客厅的拉门——
 
  
 
“——杏树!英玲奈到底出什么事了?!”
“翼——”
 
 
……然而,面前的景象却让她目瞪口呆。
暖和到令人堕落的桌炉、伸出手就能拿到且不会掉屑的方便甜点、以及坐在里面的杏树,这怎么看都是一副非常和谐且还相当合适的景象,就连电视上放的也是对街头路人的采访节目、一点儿能看出出事儿的感觉都没有——除了偶然被拍进去的、在被采访的群众身后的人群中飞奔的自己之外。
话说居然这么近啊……这个小插曲先不谈,毕竟真正的问题就藏在这一副平和的景象之下。

——那就是其中唯一一个不和谐的地方,杏树的怀中。
照她以往的样子来说绝对会把能缩的地方全都缩在桌炉里,因此用平常桌炉时根本就看不见杏树的前腹部但这次不一样——因为腿上枕着什么东西的原因而使得她离暖炉的距离变远了。
 
……而那就是关键。

因为那物此刻正枕在杏树膝枕之上、面朝下感受其大腿的柔软与人类恰到好处的体温之时,头顶和脑后各自还有杏树的腹部与胸部垫着,尽享柔软治愈。而脖子下连着的整个身子则藏在了暖炉之中,只剩下一撮紫色的长直发还暴露在外——至此,绮罗翼很快就明白了状况。

以往高大可靠的形象已不复存在,如今在杏树怀中的只是一个在寒风中需要呵护的女性罢了。
 
——不如说,温暖的桌炉和柔软的杏树,这谁遭得住啊。
  
  
“本来她一个人铲完院子的积雪后我叫她来一起休息会儿暖暖身子……但在那之后怎么叫都叫不起来,可能是睡死了吧。但是今天晚上是我做饭来着……”
“……原来如此,英玲奈她……在这种天气里于柔软与温暖的双重夹击下安息了吗……要不杏树你再让她这样睡一会儿吧,我去做饭好了。”
“……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摸摸摸摸。”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