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当狗托真的好开心)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皮套再生产

“轰隆——!”

以机械工厂遗迹为形象设计的舞台布景被轻易的扫荡破坏、随后支柱尽毁,轰然倒塌——但虽说只是布景,但从散落的齿轮和机械部件的分量与卷起的沙尘来看其质量也不亚于一般的建筑材料、甚至有的就是和舞台幕后的机械组完全一致的结构,让人想起进入Revue前见到的那从现场制衣、锻造武器直至着装打理一条龙的工厂。
   
“呜哇……不是吧,难得这个舞台的布景和你这么搭配的……”而在工厂之外,虽说是逃出一劫没被瓦砾和机械掩埋,但也难免沾灰染尘的优木杏树看着眼前的惨状吐槽道——“好浪费啊英玲奈。你这可算是把自己的主场给拆了哦?”同时,拍了拍衣摆和身后披着的和式大褂上的灰尘。
“——咚!!!”
而像是回应着杏树的话一样,从一片由残垣断壁与破旧的齿轮机械组成的废墟中最先冲出的、是一只形似工厂里的爪瓣型抓斗的机械臂——随后分裂变形并与机械臂臂侧的大齿轮相拼,变成了有着四爪、露出内部手腕并与手指同步张握活动的攻击爪。

“……对于我们这种无法让舞台随着气氛与意志变化的『特摄风』舞台少女来说,舞台还是尽快拆了为好。再说了……”

英玲奈低沉的声音从隐藏在舞台各处的扩音音响中传出,随后巨大的攻击爪配合随后探出的齿轮链锯一同左右蛮横的挥扫着,卷起沙尘、扫开瓦砾,硬生生的从中破开一条道路。而在那之后,身着皮套的英玲奈从中缓缓走出——但不同以剧中出现过的那精细有力的机械风格、皮套底色的黑色和深蓝色以夸张狰狞的线条不规则的咬合;原先与齿轮要素融合、且贴身紧凑的西式盔甲部分,则更是四处可见空缺的螺丝孔与钢板缝隙、以及残缺不规则的盔甲外延,连带着部分关节处的齿轮部分都因为配以撞角而更显得夸张外凸,配以那带有些许烟熏与铁锈风的涂装更有了一种工业机械的粗暴美感。
而面部原先最引人瞩目的齿轮与引擎的二分设计也变成了彼此互相切入、混杂在一起的设计,配合铆钉更加有一种将这二者蛮横暴力的拼合在一起的感觉,加上头盔后方能让长发直接倾泻而下的设计使其在运动中更显狂乱气息。也因此,面部护甲的缝隙也比以往来说增多了,除去失控感不说就英玲奈而言视野也直接的扩大了不少——就这点而言战斗倒是更方便了。

“——把我的皮套改造成这样,我看杏树你就没打算让我留有余地的战斗……对吧!”而正如杏树所说,现在的英玲奈若于刚才废弃工厂般的舞台起舞一定是十分搭配的,但现在这种将一切都破坏殆尽后从废墟中出现的失控破坏者形象反而更加符合她的战斗风格——前进然后摧毁。
“可我记得你没改造皮套时打起来没留过余地吧?”这样说的同时,杏树用一面虽然装饰浮夸、但质量却十分脆弱的番茄型大盾通过被击穿一半盾身的方式勉强挡住了对方当做剑刃劈来的链锯,并一脚踢在盾后向着反方向跳开的同时从大褂袖中掏出了数个礼物盒后朝向英玲奈丢去、并进一步用轻巧的步伐点地跳跃着远离对方。
“有的啊,之前园田被南摆了一道的时候我不是还配合着吐槽了吗……”而面对飞来的飞行道具英玲奈并不打算躲避与防守,而是从正面用链锯甩开卡在锯身上的盾牌并将其击落——刹那间,从盒身裂口处迅速涌出了大量的烟雾和飘带、亮片等物充斥着英玲奈的视野各处,但却并没有因此使她的追击速度降慢下来——身上各处的齿轮加速运转、首先便将周身的些许烟雾给搅散吹飞,同时大力挥舞的攻击爪扬起了劲风、将烟雾拍散的同时抓向了杏树。
“恕我直言……你那次根本不算是吐槽嘛,都差点在她们俩面前说漏嘴了!”但就像料到了对方简单粗暴的追击手段一样,在烟雾被突破的瞬间又有无数苦无伴随着杏树像斗牛士一样甩动大褂的动作飞出——但在英玲奈攻击爪和链锯的相互配合之下还是被悉数拦下、除了其中一枚插在了头部引擎排气管型的装饰上,显得无比滑稽。
 
“——话说英玲奈你对待飞行道具的应对方式都好直接粗暴啊,这样没问题吗?”
“——反正我们这边参加Revue的人里也就会射箭的园田和杏树你经常用飞行道具了,所以问题应该不大吧?”
 
不去理会中镖的地方,头上插着苦无的英玲奈就这样继续逼近着杏树——而后者则顺势继续在身前挥舞着那足以遮盖全身的和式大褂,用褂身轻盈导开英玲奈的攻击身体再反向进行规避与回击。
但这招用来对付在战斗方面显然不成熟的缪斯众人——除了海未、绘里和妮可这种狠角色外近乎是能让她们在杏树的肆意指挥下滑稽起舞的,但用来对付像英玲奈和翼的同等级强敌被看穿也就那么几个回合的时间,更何况是变身后的英玲奈——利爪从大褂飞舞时的间隙中穿入、虽说在最后一刻因为从褂后落下的『败北海未娃娃』阻挡了一下——准确来说是英玲奈没能将其不管不顾的就这样将娃娃直接撕裂而导致慢了一拍——因此未能完全击中,但还是用爪子击飞了对方披风上的系扣。
这样就结束了……话说回来,为什么今天她要用与默认样式设计接近的演出服呢?
 
“——你是这么想的吧……太天真了啊英玲奈!比绚濑经常吃的巧克力芭菲还甜哦!”(天真和甜的日文发音谐音梗)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出乎了英玲奈的意料。
斩下系扣、扯下披风,做到这一步Revue就该宣告结束了才对——但是杏树的披风却并没有因为系扣被击飞而掉落,披风原本挂有系扣的地方也残余着一个带有卡扣的小小底座。就像是那系扣原本就能够活动取下也不会影响披风一样——与此同时,将大褂一个甩手披回肩上的杏树对着接住了『败北海未娃娃』的英玲奈用转换成烟弹模式的烟雾枪在近距离开了数枪,虽然闸门出力调整到了不会伤人的程度、但打在腹部上的冲击力还是足以将对方逼停的。而抓住了这一机会的杏树则在舞台两侧宣告Revue开始与结束的红色幕布完全降下、聚光灯开始往英玲奈身上聚集之前左脚一脚踩上了对方的手臂,并将其作为跳台、双脚顺势一蹬而回身跃去、抓住了正直直下落的披风系扣,但并没有将其装回披风上而是置于腰间——随后,系扣与腰上的服装皮带融为一体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暗金色的腰带、其中正面带扣上那对闭合的翅膀浮雕就像门扉在保护着藏在那之下的某物一样。同时舞台的幕布也随之退了回去、舞台的照明也恢复了正常。

“……这是怎么回事?”
“呼——千钧一发啊~不过……实验成功了!”
而看到这样的结果后杏树不禁露出了笑容,这代表了她的实验成功了——就像圣翔音乐学园中的Revue要素中也有一些是起源自那首名为《StarLight》的演剧戏曲一样,在这次轮回中参与了特摄舞台剧企划的A-RISE三人同样获得了源自剧中的力量。
但与之不同的是,剧中的大多道具、服饰与皮套都是出自优木杏树之手,现在那些东西也都未有透漏的悉数排列在A-RISE的服装室内——换言之,她从一开始就掌握着A-RISE舞台力量的根源。
那么既然如此,只要自己亲手进行改修的话,是不是也能够影响Revue中她们的形象和力量呢——她是这样想的,并于这次、及每次轮回中都会无一例外的、有着自己和英玲奈之间的A-RISE内部战的今天晚上付诸了实验……显然,英玲奈的皮套改造不用多言自然是成功的。而自身变成了与Revue的初始服装相似风格的战斗服打扮、但却采用了就算是系扣被击落也能将其变成腰带“再生产”的双保险……到这一步都很完美。

“话说英玲奈你真过分呢——明明对着我就这样张牙舞爪的劈了过来,最后对那个小海未的娃娃却心软了?护得那么好还抱在手里。”
“不,我只是被吓了一跳而已——”而看着双手抱在胸前、其中右手还在把玩着头发发梢并嘟着嘴装作生气模样的杏树,英玲奈也只能没办法的将手上的娃娃抛还给她——“而且是突然把这玩意拿出来的杏树你不对吧?说起来这个娃娃和南同学包上经常挂着的那个也很像,那么如果劈坏了的话——”
“……小鸟酱肯定会生气的哦,因为这是第一个原型娃娃嘛。”
“——我就知道!你就这样把人家的娃娃偷过来了啊!……话说刚才我握着那个娃娃的时候感觉手感里有异物啊。”
“——这叫借!因为我有留借条了所以只是借而已啦——”这样说着的同时,杏树拉开了娃娃背后的拉链,取出了藏在里面的驱动键道具、并特意用左手食指在上面点敲了两下给英玲奈看——“不过先不说娃娃,这个英玲奈你不还给我的话问题就大了呢。”
“一环套一环啊你……真狡猾。”
“这叫策略嘛~那么……『Fullhouse』!”

这样说着的同时,杏树将驱动键插入了腰带顶端的开口中——伴随着键身的深入,腰带带扣上的双翼也随之弹开、而内部的狮身与驱动键浮雕的三个动物头像则组成了一块完整的奇美拉浮雕——
 
 
『“——Error。”』
 
 
……然后,从藏在舞台各处的音响中传出了报错的声音。
   
“……”
“……”
    
……二人不禁低头看向杏树的腰带、随后又四目相对,就连背景音乐也一同伴随着二人的无言而渐渐停息。舞台上的气氛变得十分尴尬。
 
而且话说回来,杏树她,好像剧中和Revue里以前都是用烟雾枪变身的吧?那么这次——
  
  
  
“……我好像忘了在那个变身后的皮套上做一个一样配套的新腰带了诶。”
“百密一疏啊杏树……那我干脆也解除变身来正常的Revue吧?”
“嗯,务必拜托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