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关于理毛那些事。

“……为什么啊zura。”
 
 
最近,花丸有了一件烦恼的事情。
时不时就会来自己寺的流浪猫善子——虽然她一直自称『夜羽』但花丸还是觉得『善子』这个名字好听所以叫她善子——身上的味道时不时的会很重。

嗯……是因为是流浪猫的原因吗?花丸虽然也想过让善子直接住自己寺算了,但对方却一直一边作着一般猫搞不出来的姿势一边喵喵叫着说什么“自己是带来不详的黑猫”、“晦气的堕天使之影”什么鬼的而拒绝……虽然花丸完全不在意这个。
……不过因为来的很频繁,说实话和住在自己家也没差了吧……也因此,花丸时不时的也会给善子打水洗澡。更何况现在可是冬天,不像夏天那样容易出现腐败物——但实际上就是,现象却依旧没有好转。

这样可不行呀,是不是生了两个人都不知道的只有猫咪才会得的病呢?——这样想的花丸打算先尝试着带她去学校里同样有养猫的前辈问问看。
 
 
 
“——是这样啊……不过善子酱除了有点味道上大体而言都是很健康很有精神的啊?”不如说,虽然刚到渡边家时还有点怕生的样子、但很快就又恢复了状态开始、在客厅里继续开始打转犯中二的善子,对于猫这种对适应环境需要一定时间的动物而言简直就是精神过头了——“感觉也不像是生病的小动物的样子呢。”曜如此想道。
“……喵喵,喵。(而且我们猫一般都会自己梳理毛发的,按理说也不会有那么大味道。)”而曜身旁,刚陪着善子玩了一会儿、观察了一段时间后的梨子也点了点头,表示也没发现什么问题。“……喵喵。(而且一般来说也不会有那种病。)”
“是这样吗……那样的话就奇怪了,毕竟咱也见善子酱经常理毛啊——”而也因此感到更为疑惑的花丸握着茶杯、指了指一旁玩累了在用舌头梳毛的善子,“……比如那样啊zura。”
 
而曜和梨子则跟着她的手指望去——的确,善子平常也不是不会给自己理毛,不如说猫咪也不是那么不爱干净的物种——而现在正在暗处理毛的善子姿势则更具有特点。无论是身形的扭动角度、身姿的受力点、还是前后爪的摆放位置,都颇有一种微妙的艺术感在里面、仿若沐浴在月光之下优雅起舞的黑猫。很难想象会摆出这种架势理毛的猫会不注意个猫卫生——
  
   
“喵……(哦,我明白了……)”
 
 
——然而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归根结底,什么艺术感、什么优雅与否——那种东西都是以人类的眼光去看的,而对于猫,对于从同样是猫的梨子的眼光来说——
 
 
“……喵喵咪。(……不是我说,她的理毛技术也太差了吧。)”
 
 
 
——之后,梨子硬是追着善子强行从头教她身为一只猫该怎么理毛,还顺便让众人带着她去了一趟位于东京的某个“只要躺在上面就会被无差别理毛的毛毯怪物”的家好好清洗了一番。
 
 
“——喵嗷嗷?!喵呜喵嗷嗷嗷!?!?!(这是什么呀?!不是一块大垫子吗?!话说变得更大了简直就像是利维坦一样!要被吃掉了啊救救我啊zura丸?!?!)”
“——喵呜、咕喵喵喵嗷!(请冷静一点、理毛还没理好啦!……话说这孩子明明小小的劲怎么这么大???)”
“……喵喵,咪喵喵。(……放弃吧夜酱,一旦把杏树小姐叫醒的话不把你的毛理干净是不会放手的,还是乖乖让她舔着吧。)”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