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当狗托真的好开心)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斗技场疾走游行

“翼……翼酱——等等啊~~~!”
“说实话……我也很想等……但是……”
 
 
  
……诸如各位所见,绮罗翼这边遇到了一点儿麻烦。
 
那还得从今天晚上的Revue说起……『大将的Revue』,绮罗翼对高坂穗乃果,A-RISE与缪斯之间的大将战……也是宣告Revue的前期选拔赛结束的一战。按理来说会是一场非常有看点的战斗,毕竟连舞台布景都像是斗士的角斗场、甚至还将观众席也融合到了其中——如果不考虑翼那种根本不会像在长椅聊天时聊什么执念与梦想、而是从一开始就冲上去把对方踢到服的“胜利然后支配”的战斗方法,而是像传统的Revue那样除了战斗之外还有双方信念与内心的碰撞的话那就真的是特别完美了。
总之……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现在有一个问题。
 
要知道,A-RISE本来在战斗方面无论是武器、风格还是轮回下来累积的经验就有高于缪斯的优势、但缪斯一直以来的成长能力本身也不能小看。尤其是在这一场战斗中,虽然翼以她最为擅长的踢技快攻处处压制着穗乃果、但后者也硬是利用阔剑长度上的些许优势,在尽可能防御的同时寻找反击的机会、有几次甚至成功反伤到了翼——虽说至此还不足以将翼的腰带斩落,但也因此使得对方想将穗乃果的系扣取下也绝非易事。

然后……就在二者激战正酣、翼也刚戴上那与野兽般的臂铠和护足风格相似的『Violent Raider』面具,打算开启心中那个好战开关而全力燃烧击溃对手之时,有着双头双面的高大怪人突然从幕后冲出,扬起了角斗场舞台上的沙尘、从中间介入了Revue之中同时与二人交战——这就没得选了,在穗乃果反应上来之前翼就迎了上去,在戴着面具的状态下将驱动键插入了腰带中——随后从舞台的道具火焰中伴随着低吼声冲出的,是身上原先Revue演出服的布料变得更少、同时皮套外形和战斗架势也变得有些像怪人或者野兽的翼。并且以臂刃与踵爪毫不留情的朝全身各处招呼、绞首和踩踏等犯规技更是随心所欲的战斗方式在与怪人进行缠身搏斗……比起是朝着要害集中攻击,倒不如说是想要把对手完全撕裂的风格——以至于穗乃果想从旁协助也只能从怪人的背后进行攻击来吸引注意力的形式。
但是,怪人具有双头的优势在这里就体现出来了,高大粗壮的体型和双倍的视野与应对能力使其在与两名队长交战时都能不落于下风。虽说翼在之后趁着它要回击用阔剑切开其左小腿的穗乃果时才跃身用踵爪勾住了其肩膀与上臂、并以借以火焰与臂刃的重重一击取下了其整只右臂后踢瞎了它其中一边脑袋的眼睛,里面作为填充物的棉花与橡胶、以及作为眼睛替代品的纽扣也向外溅射着。但那条手臂很快就被它夺了回去,并且被当做武器挥扫着将翼和穗乃果打飞到一边去。
 
 
“——咕!呃……呜呜呜……”
虽然本来在变身后有皮套的缓冲保护,而且现在戴上面具血气上头的翼本来也不会特别感到疼,然而身体在挥击力道最大的瞬间遭受的冲击还是让她一时半会儿直不起身来——不过怪人却并没有要过来追击的意思,而是拖着负伤的腿、歪歪斜斜地朝着倒在另一侧的穗乃果走去……而舞台上方的聚光灯也跟着怪人和穗乃果的方向照射而去,将翼一个人独自丢在了黑暗之中。
……但的确,毕竟相较之下、切伤小腿和斩下整只手臂以及一双眼睛——的确是无法变身的穗乃果威胁性更小。现在要给予最后一击的话正合适。但是……就算被冲昏了头可翼也明白,如果在这里穗乃果被怪人取下了系扣的话这场Revue就算赢了也毫无意义——而且,将身为A-RISE队长的自己丢下而去追击穗乃果这种事,无论怎么说都刺激到了翼的自尊心。
可是就算被斩掉一条手臂行动也未减缓的行动力……要制止或者说击溃这家伙的话,恐怕还需要更强的冲击力才行。虽说它现在其中一边脑袋的优势基本上算是没了,但是——

“嗯?!”

……但是,就在此时,从黑暗中突然闪起的灯光差点晃花了翼的眼睛、使她下意识的朝向右侧侧滚一圈后爬起身来、警惕的看向身旁——并非聚光灯、也并非舞台的照明灯,而是从身旁角斗场的入口处被其他布景道具遮盖着的某物直射向前的灯光。
而经过这一下自身的视线也渐渐习惯了黑暗,使得翼能够看清来物的模样……这个东西,应该说是天无绝人之路呢、还是该说这是舞台给予的最后机会呢——
 
  
 
“——朝着我来了吗……但是翼酱呢,翼酱在哪里?!”

而另一边——因为翼承受了初次挥击的最大冲击力,而导致之后遭受攻击的穗乃果并没有受到那么严重的伤害,从而靠着精神力硬是撑着让自己爬了起来正对怪人……但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啊,周围的灯光变得很微弱,唯一算得上明亮的还是打在自己和怪人身上的聚光灯——但好在对方现在缺失了一条手臂和一边脑袋的视力、并且左脚又被自己所伤,虽然力量蛮横依旧但行动不可能再那般迅猛了。这样的话穗乃果还是能够与其周旋的……但是比起这些,她更关心翼的情况。
毕竟直到现在她也没有追着聚光灯冲上来,说明方才的攻击还是对她造成了不小的冲击,而且最坏的情况就是腰带在那次攻击下已经被击破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先不说Revue胜负问题,翼的身体之后还能不能再康复也很难说——但是现在这种几乎是黑灯瞎火的情况,她也不能在一边抵御怪人的攻击一边去找翼。

“那么……穗乃果我现在只能这么做了啊……”
看着渐渐逼来的怪人,穗乃果举起了虽多处卷刃但依旧锋锐的阔剑。
 
答案只有一个。
 
“……fight哒哟,的……上吧!!!”
然后,伴随着鼓舞内心的战吼声,穗乃果直直冲向了怪人——将整个右臂作为武器的挥击从头上掠过,但因为怪人本身过高、且只剩下一直手臂的情况下行动轨迹本身便很好预测,只需要低下身来就能避过、并对着其空门大开的下盘处进行攻击。而受击后的怪人则立刻用还能动的右腿朝着穗乃果的腰间猛踢,但被迅速侧滚开的后者避开了不说还绕到了前者身后,从左肩到右侧腰的部位又结实地斩下一剑……但伤口并不是很深、不如说有点难砍下去。
这样下去的话就麻烦了,远远不够啊——虽说像小腿这种比较细的地方只要砍中了基本上就能对怪人的行动造成不小阻碍。可如果没有像A-RISE或者妮可那样的能力想要对这种程度的怪人造成致命伤还是很难的,之后又反复周旋的同时尝试对其身体进行攻击,但效果都不是太好——而且一开始凭着气势提上来的战意也无法支撑多久,身体渐渐的又要被对方的怪力和气势压制住了。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于身体在因为疲累而倒下之前最为『稳妥』的作战方法——

“就只能冒险一搏了吗。脑袋……穗乃果我肯定是砍不到了。……那就只能朝着它怀里刺过去了!”
在心中再度喊出目标给自己鼓劲提神的穗乃果猛的拔步,将原本应该拉开的距离一口气缩近、在怪人回击之前手中的阔剑也随之刺出,正插中了怪人的胸口——但是在那瞬间,一阵酸痛感从先前受击的腰部开始传向全身、使得她的动作也出现了一瞬间的僵直。手中的剑也失去了力道,无法再更进一步地刺下去。最重要的是,这样下去的话就要被怪人反过来击飞了——

“——呃呜?!”
……不过,实际上貌似却并非如此。
虽说身体还无法发力动起来、但想象中的强击并未降在身上——与此同时,从怪人身后闪起的也并非聚光灯的光芒,而是平射而来的远光灯。而就在其下意识回身的瞬间,从地上升腾起的舞台火焰烧了它一个措手不及、随后——

“——再坚持一下……穗乃果——!!!”

从火网之上飞跃而过、并以雷霆万钧之力直击怪人视力尚存的那一颗脑袋的不是他人,正是——一、一辆改造得宛若丛林中深红野兽般的摩托车?!
“翼酱,你还……你这摩托哪儿来的啊?!”
而当飞驰而来的前轮直击其转来的头颅的同时、也导致了它的身体向前方倾斜——而刺入胸口的剑刃也得以彻底贯穿其胸腔、击碎了藏在其中的一颗黑色的披风系扣——

“啊。——成功了!刺进去……诶?等……等一下?!唔哦哦哦哦——”

——然后整个怪人就这样被骑着摩托的翼直接压倒在地——要不是在那之后其身体的部分已经沙化消散的话,穗乃果就要跟着被压在下面了。
 
“好……好危险……不过可算是安全了啊……”

不过,总算是击倒了舞台上出现的『特摄风怪人』——伴随着斗技场舞台的照明逐渐恢复正常,穗乃果也总算能松一口气、迫使着自己支撑起来的双腿也因此软了下来。然而虽然怪人的事情是完了,可仔细定睛看向周围却并没有看见翼的身影——不如说,嗯?她为什么骑着摩托越跑越远了——
 
 
“——等一下?!翼酱你要去哪里啊!翼……翼酱——等等啊~~~!”
 
但是,就算穗乃果如此喊着,翼却也没有停下来,甚至头都没有回。
她没听见吗?……在这种舞台上显然是不可能的。
因为戴着面具所以失去理智了吗?但是随着解除变身的同时她也把面具摘掉了。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
就像一开始所说的,她遇上麻烦了——
  
 
“说实话……我也很想等……但是……”
 
虽说之前剧里也有她们扮演的角色开着摩托的镜头,但实际上因为没有驾照所以都是需要有驾照的替身的……换言之——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停下来啊!!!”
 
 
……虽然不至于手慌脚乱导致翻车,但因为不知道刹车的方法的绮罗翼只能绕着舞台外围不停地驱车疾驰着。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