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当狗托真的好开心)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与翔翼的接触

『“——我花里胡哨?那你呢?你笔下的所谓『魔王』和『魔后』该不会只是为了凸显剧情地位与剧情关系的关联与相互影响的存在吧——归根结底,你是在小看你笔下人物和她们自身与所处地位的『力量』吗?这样的话和写一出平平淡淡的恋爱剧有什么差别?!”』 
“嘿……现在的电视剧也有这样的啊,干脆直接将描写的对象变成『制作作品的人』之间的矛盾的题材啊。”
 
   
——优木杏树,20岁。
体质为『哨兵』,综合能力达到标准值三倍值,再加上其在“魔物战争”时的惊人表现,本应该是成为重点保护对象和预定战略性投放型兵器的存在——然而因为没有任何一座『塔』与军方设施能容纳、控制其完全具现化的精神体,所以她现在在与和自己配对的向导一同租住的公寓中吃着肉干条看电视。
每个月的房租与日常开销由东京地区的『塔』提供支援……相应的是她大部分的日常作息与活动都处于二人所对应的『管理者』……绮罗翼的远程监视控制之下。
 
不过今天……如各位所见,不知道为什么以往这个时候会借着监视之名来远程看电视加聊天的翼还没有说过一句话——或者说她今天有没有在也是个问题——英玲奈又因为要回『塔』那边进行『前獒犬部队』的定期检查和武器改良,所以现在她一个人正无聊的很呢。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从沙发上起身的同时将肉干条随手丢到身后,并由精细缩小到蟒蛇大小的沙虫精神体利用口器和缠绕在体侧的四条辅助挖掘用的细长附肢接个正着后走到阳台上远观着公寓外的风景——今天的行人比起以往都要少得多,而且远处貌似还正在进行战斗的样子……
  
“——我也想出去久违的开开荤啊……可惜了。”看着在将肉干吃掉后顺着自己身体像蛇一样缠着爬上来、直至正在卷着发梢的右手处的小型沙虫,杏树无奈的摸着它的头……话说回来,自己摸“自己”的头总觉得怪怪的。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呀——毕竟如果是战时还好说,但若是平常的话像杏树这样的精神体随意活动就会对城市环境造成难以修复的影响——光是在地下活动就不知道要把下水管道和埋藏在地下的一些电缆和设施给搞成什么样子呢,更别说在地面上了,整条街都塞不下它。
……其实最重要的是,如果让『塔』里更上一阶的人知道可以变小的话,自己现在的自由生活就会有麻烦——虽说英玲奈肯定是会给自己保密,翼也尽可能的会让她以前的部下们帮忙掩护就是了……不过,自己贸然出现在地面上总是不好的吧?
“而且说是可以变小,但战斗时不能一口把魔物全都吃掉的话就很费劲啊……虽说也不是不能像蛇那样缠着但也……嗯?”
 
然而,就在杏树叨叨念的时候,头顶上却突然传来了宛若喷气式战斗飞机呼啸而过、以及机枪扫射和魔物的哀嚎声——抬头一看,外形与翼一样极度机械化、当翅膀平齐时甚至像是前掠翼战斗机一样的鹫型改造精神体正从公寓上方掠过,并且用安置在双翼下的四把重机枪与和龙骨突一体化的转管机炮对在空中飞行的妖鸟们进行战斗——虽然没有锋利的爪与喙,不如说趾爪和尾翼都被改造成了带有强大马力的推进器,但依靠封锁目标行动轨迹的机枪和给予致命一击的机炮的相互配合、以及能够轻松做到各种像桶翻与爬升等战机动作的机动性和推进力,很快就将那些只会凭喙爪之利的妖鸟魔物群悉数驱除殆尽。
 
“话说回来,那个精神体……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也是翼那边的孩子吧。不过这个速度和推进力……应该是理亚酱吧!”
 
……在那瞬间,杏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救命啊————!!!”
  
于是她对着那只精神体如此喊道。
 
 
 
 
『“——情况我大概了解了……虽然说也不是不行,不过杏树大人,下次你能不能别这样吓我们……”』
“抱歉理亚酱~话说你还是老样子这么可……严肃认真啊~不用加敬称也可以的嘛。”

……结果现在,杏树正坐在人家的精神体背上朝着目的地飞行着,就像之前翼用精神体载着自己那样。
说来刚才那个景象还真是不得了啊——本以为目标已全部驱除的巨鹫精神体——『空战精神体部队』的前任队长(绮罗翼)护卫机/现任副队长鹿角理亚的『起翼战鹫·二号机』正在进行赶往下一处魔物出现的区域支援前最后的巡视飞行,结果一听到杏树的“求救声”后突然在空中掉转过头并加速俯冲到她面前,并且收起双翼的机枪,以扑翼和爪部的推进器保持降落时的缓冲作用;同时以鹫身将杏树护在身后的同时、脑袋和机炮还保持时刻警惕地来回观察着周遭敌情——毕竟能让那个优木杏树呼救的情形能有多危急可谓是不言而喻,而她们作为翼以前的忠实部下如今也当努力保护好她现在负责的『哨兵』。
  
——当然,实际上肯定是什么都没发现。
 
  
“……不过话说回来,理亚酱你今天没有亲自上场而是只操纵着精神体在外战斗啊,是因为晋升之后开始变忙了吗?”
『“不……虽然那也是其中之一,毕竟翼大人就任的时候战斗之外的公务她都是自己独自一人处理的。但今天只是我的附属武装还在维修罢了,毕竟和其他人的武装不同、枪械的维修还是比较费时的。”』而正如二人对话的那样,现在和杏树在一起的只有理亚的精神体而已,她本人并没有坐在上面、而二人的沟通与交流也是由精神体代理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做不到像之前那样宛若战斗机一样的高强度战斗机动了吧。『“……虽然有另外一种可供飞行的临时武装,但是我并不是很习惯用那个……”』
“这样啊……对了,话说回来理亚酱。”
『“嗯?怎么了……”』
“——你觉得我重吗?”
  
    
——啊,这是送命题啊。
此刻,隔着鹫头都能感受到在基地中理亚的汗颜脸。就连姐妹俩同款的空气刘海都阻挡不住一直从额头向下冒的汗珠。
  
 
『“不……当然不会!不会……不会。”』
不,虽然说以改造后的精神体这边的承受能力而言不是特别的重,但杏树这边……就人类女性的平均值来说……还是有些超、超量的……
但是这种事情如果对象是团队里的队员内还好说,毕竟保持最佳体重本身就是战斗员的责任。可是对外就不一样了,这哪儿能当着人家女性面说出口啊?而且还偏偏是比起杏树来说要纤细得不少的自己,那绝对是要完啊——理亚如此想着。
“是吗……啊。”然而再怎么说杏树的感觉还是非常灵敏的,对理亚不自然的语气——虽然是个人都能感受得到——也早已察觉,于是少见地连忙解释道:“我说的不是我自己哦?!是下面那个啊!”
『“——下面?”』

巨鹫闻声随之低头往去……诶好家伙,不知何时,小型沙虫的尾巴极其分叉形成的附肢正缠在鹫身上、而身体则直直垂下、嘴巴与体侧附肢则像是抓娃娃机那样的大张着,一副随时准备好要向下咬……或者说,吞去的样子。
   
  
『“……”』
“……感觉如何?”
『“……接下来要去支援的地区都是些外表有着坚硬的皮甲或者外骨骼的魔物,所以我想杏树大……不,杏树小姐的支援会帮上大忙的。”』
“——不愧是理亚酱!真聪明啊!”
   
 
 
……于是,接下来在作为驱除目标所在地的街道上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用双翼倾泻着火力,对与驱散了人群后开始与魔物交战的『獒犬部队』的向导们进行火力掩护的同时、宛若战斗机一样俯冲并低空飞行的巨鹫身下吊着一只又变得比方才更为粗大些许的沙虫。
而在逼近目标的瞬间沙虫张开了附肢和血盆大口、将数只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的巨型昆虫型魔物一其抓起的同时,用内部的众多利齿咬碎其外表那坚硬的外骨骼,随后利用强健有力的躯干将其向上抛起,并以鹫身胸前的机炮进行最后一击——不得不说,如此来回下来,有『獒犬部队』的诸位进行吸引注意力和牵制、再加上利用沙虫强大的咬合力和压制能力来破坏魔物们坚硬的外骨骼、最后以巨鹫的机炮进行最后一击,驱除作战可谓是相当顺利。
 
……除了一个问题。
 
 
 
“——战报已经传回来了!支援的漂亮啊理……理亚——?!”

……那就是,精神体身上除了眼界之外,所受的疲累与痛楚会与本体相连。
换言之,明明没受什么伤——但一直载着杏树又拽着沙虫反复上下爬升俯冲战斗的理亚已经是精疲力尽、要没有后面赶来的圣良扶上一把就要累瘫在武装配备的监视用雷达前了。
 
 

 
附录:关于理亚的备用武装。

“——话说理亚你为什么不喜欢用那个轻量化的备用武装呢?姐姐我感觉挺好的呀……就像女巫骑着扫把在天上飞一样,很浪漫不是吗?”
“不不……毕竟也是武器,浪漫与否其实应该放在次要去考虑、不,就不该去考虑——话说哪有拿着转管机枪的魔女啊!看着就很奇怪好吗!”
“但是机动性上来说也很灵活啊?而且……”
“——而且从以前开始每次用了之后还都会被姐姐和其他女性队员说着『真可爱』什么的擅自把我拖到更衣室里去换衣服……等等姐姐,你背后拿着的是什么?”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