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一气连打!

“——等等,优木同学……你就没有办法吗?!这些怪物的皮套不都是你设计的吗?!”
“真是的……这家伙和你一样都是防御力高到没英玲奈那种力气是没法直接捶烂的,我要有那办法我早就在它出现之前就把Revue结束掉了嘛!”
  
  
  
——今天的Revue比起往常还要来得不顺利。
 
『疾振的Revue』,参演者两人、优木杏树与西木野真姬……说来也有点儿气人,虽然真姬的运动细胞和战斗意识不可能能有职业级的A-RISE那般强大,但她手中那一对看起来有些笨重的双盾却让杏树头疼了半天,就算这不是真姬的本意——起码她一直在抱怨这对盾是如何的笨重好歹她也想和其他人那样有着更轻便的武器啊——之类的,但当那双盾拼合、内置的搭扣锁紧时对正面的防御几乎没有破绽,除了将盾牌彻底击碎之外没有任何办法。而作为Revue决胜标志之一的披风的系扣则正好被保护在下面,不想办法对付那面盾就够不到……这下就陷入了僵局。
再说了,本来杏树就不是像翼或者英玲奈那种速攻或者猛攻到破防的类型,就算硬是从大褂里拿出像给英玲奈用的大型锤矛也没那力气持续挥舞、烟雾枪射击也没什么用。而真姬这孩子……正如同她倔强的外表一样、交错着抓住双盾握柄的手也是攥得死紧,以至于杏树甚至去挠她痒都不为所动、也别想着让她松手了,足可见其之倔强……这对大盾给她真是给对了。
   
……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
 
如上文所说,真姬的Revue武器就是一对大盾——而她又不得不死死抓着大盾防御、否则随时都会让杏树乘虚而入,换言之……仔细想想,这样的她除了对着杏树撞过去之外不就没有攻击手段了嘛,就算盾的两侧有着斧边、那也是真姬将双盾张开时才能用得上,可这样就又无法防御了……真是互相矛盾啊,就如同盾的主人一样别扭。
于是结果就变成了这样——二人的Revue变得异常的平和、基本就是你撞我撞不到、我打你打不疼的二人转,不知不觉之间连舞台上的背景音乐和灯光都停止了运转、就连观众席上那黑色的长颈鹿都是一脸“我懂了……我懂个锤子啊我懂”的模样。
——这■■的也太尴尬了,甚至和Revue的名字完全对不上。
 
 
不过好在,事情在那之后出现了转机。
是的……因为A-RISE的舞台少女风格是『特摄』,于是在那之后自然会出现那个。
『特摄风怪人』。简单来说,就是特摄剧里经常会出现的怪人皮套。

“终于来了吗……来得正是时候啊!那么,『Full……诶呀?!”

——然而这转机并没有让二人之中的哪一方变得有利。
杏树原本想通过自己变身之后、就算是A-RISE里也只有自己才有的独一无二的舞台特性——怪人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特性——让怪人来负责破坏真姬的防御,然后自己再行补刀。
但谁知道这次出现的怪人却是一个像是把巨大的米桶和机枪融合起来的产物。换言之,飞射的米粒子弹在扫射后击中了杏树手中的驱动键道具、并在杏树用其变身前便将之击飞到台下。

“……”
“……”

……这就很是尴尬了。
而在那之后,怪人则对着二人进行持续的扫射……最后,就变成了双方不得不暂时休战,杏树躲在真姬的身后、而真姬手中的盾在同时抵挡着双倍的米粒火力的场景,盾声上叮叮当当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

“……话说这么多的米……还是熟的……造孽啊,这么浪费,要是让花阳酱看见了怕不是要生气气。”
“的确,花阳的话或许……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于是,回到开头。
 
 
“所以你要我说办法我也……更何况你看啊。”

趁着两挺机枪扫射后那一瞬间的空档,杏树猛的起身、并朝着怪人掷出从身披的大褂袖中掏出的苦无——但怪人那形似木桶的皮套身体比想象的还结实、三只苦无不但没扎进去,还在“砰砰”的两声响后悉数弹开了……而那怪人也只是在响声响起之后因为感受到震感而稍稍抖了些许,但很快又继续恢复了火力扫射着。

“——我知道这样光靠苦无是无法决出胜负的,但是扎都扎不进去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归根结底我也没把皮套的外甲缝得这么结实吧?……难道说我那会儿职业病又犯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响声听起来就像打在了空心的桶声上一样有着微弱的回音……里面的米饭也在慢慢消耗吗?

“那……那要怎么办啊?!”而此时,因为一直在抵挡着怪人的火力,虽说盾上面除了沾满熟米饭之外没有任何影响、但真姬已经被这攻势之下从盾身传来的冲击与响声震到头脑发颤了——“——总不可能一直让我在这样意义不明地顶着吧!脑袋都要给盾震麻了这谁挺得住啊?!”
“诶,这个倒也是……但现在——”说实话真姬说得也在理,本来还只是两个人的僵局、多拖一会儿也就算研究对真姬的对策了,但现在单方面的被怪人皮套压着打就是另一回事了……而且如果真姬倒下了自己还没有想出办法的话那么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嘶……这么一想杏树也觉得有些头疼了,而且真姬盾上传来的声音的确是吵得头皮发麻——
 
——等等,“脑袋都要给震麻了”……
那样的话……刚刚那家伙也的确是因为受击而稍稍抖了下……而且里面并不是实心的话,声音的回响会更大一些吧?
毕竟杏树也见过翼在敲鼓的模样……那样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办法了——虽然有些冒险。

“……如果那个冲击声是关键的话……”
“诶?”

在细细思索之下,杏树站了起来——并且,双手向后摸去、从大褂中掏出了一块盾身内部通过填充大量空气而抵消受击冲击力的大皮盾。

“——!”

而怪人自不多说,立即分出其中一侧的火力攻向杏树——然而就像攻击真姬那样,米粒子弹全都打在了盾上——
“——嘭嘭嘭嘭嘭!!!”
——由于盾的内部注满了空气、响声甚至比真姬的盾还来的大声。硬要说的话,就像是在快速敲击鼓面时会发出的声响。

“——这声音?!”
“嘶——可以……我觉得这个可行啊,我有办法了!”
“真的吗——”然而,就在杏树灵光一闪的同时、真姬也被她向前推了出去——“……喂!等等,你干什么?!”
“想要解决这家伙就只能用非常理手段啦——”而在她身后,拿着皮盾的杏树则扣动了烟雾枪的扳机,将自己藏身于烟雾的掩护下——“在那之前,麻烦你掩护我一下吧真姬酱,吸引它的注意力跑起来~!”
“诶?不是,等——”而之后,杏树在烟雾散去后已然遁走、而怪人的火力又恢复在了真姬身上——好家伙,虽然还没搞懂对方到底想干什么,不过现在她也只能照着对方的话去做了!“啊啊真是的!”
就这样,真姬开始朝向舞台的内侧跑去——虽然自身的运动速度不算快、但借助手中的大盾和舞台深处突然立起的、像是穿着保镖衣服的人形挡板作为掩护,勉勉强强还算是保住了自身的安全。
不过就算这样也不能大意——场景布景道具的质量看起来没那么好,在米饭机枪的连续扫射下那些『保护大小姐的保镖们』也渐渐出现了破损的征兆……再加上此时此刻,因为有所行动所以舞台的灯光和音乐又再度运转了起来,尤其是聚光灯——从上往下直直打在了被追击的真姬身上,这就代表她无论怎么躲藏都会被怪人一眼就找到了、所以还是得继续跑起来。

“讨厌啊……不是,为什么要照着我啊?!”
估计是因为杏树不见了吧……
总之,在当怪人也追着灯光、一步步缓缓逼进了舞台内侧后开始被那些保镖立牌们围困起来阻挡去路、真姬则反过来在畅通无阻的道路下撤回到舞台外侧而逃离追击,但好在怪人皮套那巨大臃肿的桶状身形一进去到里面之后就变得举步维艰、反而使得追击的速度慢了下来……而她也能稍稍调整一下已经开始失去节奏的呼吸,然后再继续四处移动吸引它的注意力。但是就算这样,真姬的集中力和体力也开始见底了、再加上手中盾面上已经沾满了米粒,重量与重心也发生了变化——最后因为裙边被勾到而失去平衡,差点因为摔倒导致大盾脱手。

“好疼……嘶!”

而这下就不得了了啊,那一下摔得还挺重的……体力不足再加上疼痛感,就算真姬想要立马起身腿脚也使不上力气。与此同时,终于将阻碍在身前的障碍物扫开的扫开绕开的绕开、怪人从中冲出的同时直直冲向真姬,米桶两侧的机枪也随之开始转动,眼看就要再发动攻势——

“——辛苦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终于,杏树的声音从怪人身后那大宅外形的高台上传出。
众多聚光灯从真姬身上移开、并一口气集中在了从『屋顶』上跳下的杏树——而后者则用那面注满空气的大皮盾垫在身下做缓冲,撞倒了米桶般的怪人同时还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好……那么接下来……”

当然,光是这样的撞击也一样无法造成决定性的伤害,就算因为桶身直径和手短的问题、米饭机枪无法直接攻击到骑在自己背上的杏树而只能乱射。但若光论力气,恐怕只消一会儿它就能将其甩下来——
 
“——给我安分点!”
“咚!!!!!”
 
……然而就在那瞬间,从怪人的背上传来了巨大的响声。而好不容易快站起来的真姬则被这声响吓了一跳、又给坐了回去。

“……这、这什么声音啊……诶?”

而此时,在真姬的眼中——貌似被杏树骑在身下的怪人挣扎的好像不是那么有力了?
“果然有用啊……既然连只拿着盾的真姬酱都能被震到脑袋发颤,那里面变得空心的你——一定也会受不了这个的!”
与此同时,杏树侧举双臂——在聚光灯的照耀下,真姬突然发现她手上貌似多了……一对圆头短锤?
 
“……不过,翼是怎么敲鼓来着的呢……”虽然以前看是看过,但那毕竟只是翼个人的兴趣爱好,杏树又没有系统的学过敲鼓……“——算了不管了。真姬酱,把耳朵堵上!”

——但是继续想下去也没有意义,总而言之敲就是了吧——于是这样想的杏树举起双锤,就像是在击打太鼓那样,持续快速敲打在贴在怪人桶身的皮盾上!
而在那样的攻势下,无论是身体所感受到的振动还是传入体内的无律音振都于桶身内扩大了数倍,使得怪人虽然还在挣扎着持续射出米粒子弹、但四肢和躯干挣扎的力道显然没法再想一开始那样有力了。更何况杏树每隔一会儿就会用双锤同时重重鎚下、使其在重新发力撑起身子前就又给砸回地面,完全无法提力反抗——现在想想,恐怕只有这一刻才好歹是能撑的上算是『疾振』吧。
 
……只是有一个问题。
  
 
“——这敲的好难听啊?!而且堵上耳朵也听得见啊?!”
讲道理,要不是没力气真姬恨不得上去把杏树推开自己来敲——虽然她也没有敲过太鼓。
“有什么办法嘛!人家也只是随便敲的啊——嗯?”
   
……而最后,恐怕是连长颈鹿,或者连这个舞台都受不了了——不知何时,除了打在杏树身上的聚光灯外,舞台上的装饰与风格,以及那些还尚存的保镖立板们纷纷变成了和式风格而开始以某种节奏围在杏树和怪人身边。就连背景音乐都变成了一段虽是孔武有力但却并不会太急太缓,而是连不会敲鼓的初学者都能跟上节奏的太鼓独奏——就仿佛是叫杏树“赶紧跟着这个节奏去敲求你了”一样。
 
 
……最后,在长达四分钟的“太鼓”演奏下,怪人于桶身及“鼓声”的双重冲击下终于停止了活动。并在最后的一次重击下发出了无力的惨叫声而完全崩裂散去,只留下了遗留在原地、还没作为子弹射出的白米饭……都煮焦了。
 
“……终于结束了……Revue是这么累的事情来着吗,意义不明啊……”
“是啊……以前可从来没有试过这种办法啊……”

然而,就算后面有了背景音乐的指导,杏树的敲鼓技术依旧是惨不忍睹——而这对于有着出众的音乐天赋的真姬来说,简直就是像拷问折磨一样。说实话,她甚至开始觉得一开始盾面被扫射时的声音还算是有节奏可言的……
而杏树则自然不多说,虽然还有余力可言、但实际上方才那一通演奏对她自己的耳朵也造成了不小的创伤——人贵有自知之明,反正她以后恐怕是再也不会去尝试学翼去敲鼓玩了。
 
“话说……虽然这家伙是好不容易在没法变身的情况下搞定了……但是接下来这Revue还能继续吗……”
“不知道啦……怎样、怎样都好啦……”
在那之后,无论是身体和内心好一会儿都没法继续支撑下去的二人双双倒在一起——然而就在这时候,杏树却在爬了过来的同时、好像在对真姬手上的盾比划着什么。
 
“……话说优木同学你在干什么啊?”
“这个啊……我只是想说……哦,好像可以嘛。”
 
支支吾吾说着的同时,杏树把皮盾试着贴牢在真姬那沾满米饭的盾牌上——唔,好像大小差不了多少,不如说简直完美啊。不如说因为有着米饭作为粘合剂、简直就像是在盾上面镶上了一面鼓那样的牢固。

“——还想说只是试一下看看呢……没想到真的能贴上去啊。”与此同时,杏树还用手背敲了两下,嗯,够响。“不如说简直是完全Fullhouse般的贴合呢。”
“真的啊……虽然说毕竟都是圆形的嘛……等等,优木你想干什么?”
   
   
真姬提起了警觉。
 
杏树拿起了双锤。
 
 
——突然,二人不约而同地一个逃一个追、双双又绕着舞台跑了起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