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当狗托真的好开心)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鸟鸣与鳞行。

……被透过窗帘缓和后变得柔和的阳光照在身上、且经由轻柔动听的乐声唤醒,这幅景象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美好早晨的开端。
  
——但是,这对于此刻正从缩成一团的睡姿中起身、用又圆又大的双眼看着面前这个不知何时闯入自己窝中的白绒毛球的杏树来说可就郁闷得很了。
就连耳朵非常迟钝的她也能听见源源不断的乐声,这声音对她来说有多吵自然是可想而知——但就在刚睡醒的她没好气的想张开嘴把面前这个吵闹的小绒球一口吃掉的时候(很显然,那时候的她没有想到为什么窝里有这么个小家伙),好像是注意到对方醒来了,小绒球也转过来,对着对她而言是庞然大物的杏树唧唧喳喳的叫着。话说回来,她的声音听起来貌似不是害怕,而是那种像是在打招呼的感觉。
 
“……嘶。”(……哦,原来是只鸟啊。)
看着对方转过身后那一双圆圆的鸟眼和虽小略显锐利的喙部,以及时不时扑腾两下的小小翅膀和趾爪后,吐着舌头闻气息的杏树内心里对面前这个小家伙有了更多的认知。
伯劳……吗?好像没这么小吧,还是说是还没长到特别大的幼鸟……嗯?她好像在说什么?
 
  
“——啾、啾啾啾?”  (——话说回来,你是猫咪吗?)
 
而此时,打完招呼的幼鸟在用叫声和面前的庞然大物交流着——对她而言,面前的生物——不知道为什么但感觉应该是雌性,如果是个好姐姐就好了——看起来着实少见。身形粗长弯曲、但看上去却不显得笨重;虽然好像没有手脚或者说四肢的东西,但背上却披着一身哺乳动物才有的、又长又软还能将身形完全覆盖的长绒毛;颈部部分更是像狮子一样围了一圈。并且还有一对猫耳一样的装饰物……的确,不仔细看清的话面前的生物远远看去就是一只大猫咪吧。
  
“嘶……”(嘛……谁知道呢……)
 
杏树用她自己的嘶嘶声模糊的回应着。同时缓缓靠近了面前动个不停的幼鸟。也幸好是这样,杏树才能迅速锁定对方的位置和距离感。
——不管了,总归是送上门来的早饭,吃了就是……对着还没意识到情况严重性的幼鸟,张开大嘴并用尾巴缓缓从其身后围靠上来、彻底封锁其逃跑路线的杏树如此想道。
   
   
“——不行啊杏树!忘了和你说了那个不能吃啊!!!”
   
   
——直到被作为饲主的英玲奈匆匆忙忙的冲出来制止为止。
 
 
 
“——嘶——?”(所以说,这孩子到底是谁啊?)

总之,被英玲奈用专用的长夹递来的饲料蛇解决了饱腹问题后、也不想吃鸟了的杏树就那样趴在作为窝的饲养箱里。看着待在在英玲奈随后从隔壁那边拿过的鸟笼里,用喙部理着毛唱着歌、头上的冠毛还一翘一翘的幼鸟问道。

“嗯……是邻居家的小鸟酱。因为有事必须要出差一个月的原因所以暂时请求我们帮忙照顾。”
“嘶嘶-嘶……?”(那不是很重要的孩子吗?那你还就这样让她飞到我的窝里……?)
“——我以为你不吃鸟的啊。”
“——嘶?”(为什么你认为我会挑食啊?)
 
 
不过,对杏树来说大概是了解了情况……简单来说就是隔壁家的园田因为作品原因要去北海道那边取材和参加作者会、然后因为路途和温差问题不好带着小鸟酱一同前去所以才会拜托英玲奈照顾啊……嗯?
 
  
“——嘶嘶?”(——话说这孩子的名字是?总得有个称呼吧。)
“……就叫『小鸟酱』哦。”
“噗嘶?!”(明明是作家大人这名字却起的好随意啊?!)
“这个嘛……但是也挺好听的就是了……”
“嘶……嘶嘶。”(算了,那个问题怎样都好啦……英玲奈,帮我脱一下这身毛皮,我想泡一泡水。)
“哦,这就来——”
 
然而,正当安顿好了小鸟后,杏树从饲养箱里爬出了半个身子、而英玲奈也走上前去的时候——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而且来电的人还是小鸟的饲主园田……园田海未。
——不知道为什么,英玲奈本能的觉得这个电话里的内容更重要。于是先接起电话后用右耳和肩膀夹着,一边给杏树褪去身上披着的毛皮——
 
“抱歉,杏树,先等一下……喂?出什么状况了吗园田?”
『“——抱歉!因为之前要出行忙的不可开交所以现在才想到一个问题!……统堂你家的杏树……是什么物种来着?虽然打扮的很像猫但不是猫对吧?!”』
“嘶-嘶。”(的确不是。)
『“啊,杏树你也在吗?那就好说了……拜托了!请不要在小鸟面前把那层毛皮褪掉!”』
“为什么?/嘶?”因为情况过于突然且刚好和正在做的事情所相关,使得二者异口同声的发出了疑问。……虽然其中一位是用舌头上的声门发声的。
 
——更何况……实际上在这时候,英玲奈已经褪去了杏树身上那身装饰加保暖(穿之前加温好的)的毛皮……
暴露在外的鳞片闪烁着比外披的橙色毛皮要更暗淡并显现橙红色的反光、使得其粗长的身躯看上去又增加了一丝光滑感;而去掉颈圈绒毛束缚的颈部也能够自由的舒张开来,使得她的体型看起来又稍稍大了一些。

“叽啾——?!”

……然后,从二者身后传来了小鸟的悲鸣声。
 
  
 
『“——因为小鸟她见不得蛇或者爬行动物的!说来惭愧,这都是因为我以前在查阅资料的时候不小心让她看见了大型蛇类捕食鸟类的照片,所以小鸟现在一看到蛇或者较大的爬行类动物就会昏过去……”』
“是……是这样啊……”
“嘶……”
『“——嗯,所以这个月一开始我是想让养着穗乃果的绮罗小姐帮忙的,小鸟和穗乃果也比较亲。但是刚好她也不在所以……等等?二位,怎么了二位?突然没有声音了,二位你们还在吗?统堂?杏树?”』
“呃……这要怎么说呢……”

——那这别说一个月过完了,现在岂不是已经死球了吗?
英玲奈和杏树看着已经昏过去了的小鸟心里如此想着。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