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当狗托真的好开心)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追捕与被追捕、被追捕与追捕

“唔哦哦哦哦~?!”

——该说对方真不愧是『猫』吗,凭借着本能和反应能力便找到了自己在这一片掩体与障碍物丛生的舞台中准确的找到了自己的藏身之处——从舞台偏后方的三座高塔其中一座的顶端落下,但凭借着事先安置好的由鞭身与蛇型握柄的尾部组成的爬索维系着、且用皮套上坚硬的部分尽可能擦着塔身倾斜的外壁来减缓下坠时的速度与冲击力,好在是不触发舞台的防护垫的情况下安然落地。
但是,虽然依靠自己主动从塔顶上跳下的方式躲过与对方在高塔顶上的战斗、但接下来也轻松不到哪儿去……收回蛇鞭的杏树看着与鞭子的蛇形握柄组合成狙击模式的烟雾枪如此想道。
现在自己回到了舞台地面上的开阔区域,失去了隐蔽的优势也无法再安然进行单方面的狩猎、而且……
 
 
“——真是的,不要直接从塔上跳下来啊杏树酱!可把凛我吓了一跳呢喵?!”
 
——那家伙很快就会追过来这一点也是烦的不行!
原本应该还在塔顶的声音此刻却从自己的身后响起,舞台上的背景音乐也变得紧凑且富有危机感。没有时间细想的杏树回身便击出了长鞭——但连续数次的来回挥扫都在对方敏锐的反射神经下被一一避开、甚至在第四次挥击中被其反过来抓住了鞭身并被夺去,该说果然蛇的反应能力比不上猫吗……最后也是连扭动和驱动键一体化的烟枪闸门变换皮套的时间都没有就被逼近,但好在在其手腕上的一对利爪朝着自己的腰带撕去之前便横过枪身挡下了她的攻击。
 
 
“我觉得……你要真被吓一跳的话就不会从塔上一下来就直接扑上来了吧?星空凛酱?”
“是真的啦——但是,既然是杏树酱你自己选择跳下来的话就一定会有对策的嘛,所以凛我才能放心的追过来哦!”
“是吗——嗯……有的时候还真听不懂你的话里到底多少是好意多少是恶意啊……”
“喵?”
 
 
虽然看起来较为柔软无力,但杏树好歹也是A-RISE的一员,在僵持方面力气不一定会比凛来得弱;而且平日也有像与翼做对手的训练,近身战斗的能力应该也不差。
可是……怎奈武器和身上这一身皮套都不是为了接近战而设计的,因此就算变身了也占不到什么优势不说又没机会转换模式,再继续这样下去肯定会被对方彻底压制住的——最后,她找准机会朝地上开了一枪,通过炸散开来的烟雾成功使凛露出了一瞬间的破绽,自己也能借机脱身朝后规避。
真是的,如果现在不是『银蛇』而是『铜羚』的话就不用和她那么费劲的周折而是能正面拼了……
   
“——给我站住,凛我是不会让你逃走的喵!之前抽打花阳亲的仇还没报呢!”
   
但是,就在自身还没退开多远时、却又能看到凛的身影即将从烟雾中冲出的影子。而这种情况下杏树也知道盲目开枪是无法击中对方的,只会无端浪费枪中罐体里的烟雾;但失去鞭子的现在打近身战又显得不利、而一旦停止远距离压制她又会瞬间像刚才那样杀至面前——所以只能通过将从身上大褂中掏出的苦无朝着凛投掷过去而阻截其继续逼近。
   
  
“唔!喵?!呜哇……危险!”
 
 
但是,就和刚才的鞭击一样——凛成功的闪过了杏树飞出的苦无,虽然刚从烟雾中冲出来的时候左右闪避的还有些慌乱,但后面就又恢复到了像刚才躲鞭子时那样灵敏的应对。期间还有数次直接杀到了面前,虽说最后都只被击中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部位、但皮套在接连猛攻之下已经开始出现了破损。不过勉强是还能保住腰带不被打下来;而且像追着猎物的猫科动物一样甩也甩不开的同时,凛每次闪避时左右侧移的距离又大,这样下一枚苦无的投掷方向又得跟着她再转移……
 
 
……等等,侧移距离大?

一边投掷苦无一边继续撤离,并思考着对策的杏树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虽然凛的速度快,但好像和翼的灵活不一样、只是单纯的肉体速度快和反应速度灵敏而已。刚才抽鞭子的时候也是,凛的闪避位移每次都会移动较长的距离,不会像翼一样用最小的动作甚至只靠侧身躲避攻击。并且在那之后才会再拔步前进——就像是要躲只是一条线飞来的东西的猫也会跳开而不是撤开一样,比起『躲闪』更像是『扑闪』。
 
既然这样的话……杏树有了一个想法。

一个将蛇牙刺入比蛇灵敏数倍的猫身上的办法。
 
 
 
“——还来?!杏树酱到底有多少苦无啊喵——嗯?”

不知何时,凛才注意到远处的杏树在投掷苦无的同时不会再跑起来了——不过说来也是,一边要精确的投掷苦无、一边又要来回移动,这对体力与精力的消耗的确非比寻常,就算对方脸上现在有皮套的遮掩而看不出表情、但自身擅长运动的凛光看杏树的动作就知道对方现在需要喘息的时间……不过因为自己刚才光顾着跑来跑去躲苦无了才没有发觉,但现在还不晚、只要能全力冲过去制造机会的话或许就赢了!
 
“好……上了喵!”
做出决定的同时凛半伏在地上并依靠四肢贴地来在移动中转向,并用左脚猛踏地面起步朝着对方直直冲去——而理所当然、左右掷来拦截自身的苦无也接踵而至。但就和刚才一样,凛依靠前进的同时左右闪避着依旧能将其一一躲开、并时刻保持着在离自身与杏树中间的一条直线附近的轨迹接近对方,而不像一开始一样的满舞台跑的躲苦无。
虽说到后面距离一口气拉进之后,杏树就开始一次性投出两支不同轨迹的苦无前后追击、想以此进一步影响凛的移动轨迹,但就算如此凛也能勉强避过……就是这样连续来回的冲法对脚踝的压力稍微重了一些,但这也在承受范围之内。同时背景音乐的鼓点也越来越急,整体旋律也开始变化。
   
……开玩笑的,下次还是好好的让绘里酱和海未酱好好教自己柔软体操吧……虽然运动细胞强、但身体却意外僵硬的凛如此想道。
不过,那也是在这次Revue结束之后的事情了——在二人的距离只剩下15米不到时,凛向左前方冲去避开了杏树从右侧飞来的苦无、且因为高度集中与耳边完全变得激昂的背景音乐而兴奋。从而顺手将其用爪子击落下来的同时并根据对来回躲闪两支苦无的经验而朝向对方跃起,避开了心中另一只苦无预计会袭来的轨迹,而身体的落点也在面前的杏树身上、手腕上的利爪也准备着从上往下劈去,想来这次一定可以成功击倒对方——
  
 
“这样就结束了喵——”
“——是啊,凛酱你可算是进入Drawing dead了~”
(死胡同,和杏树在动画的用语『完全Fullhouse』中的Fullhouse一样是德克萨斯扑克用语。)
 
……然而杏树却根本没像刚才那样反手投掷另一支苦无追击。不如说,她用来投掷苦无的左手上根本就没有另一支苦无可丢,反而是在投掷一次后就这样横在身前、并顺势架起了先前一直没有使用的烟雾枪,而与蛇鞭握柄合二为一的蛇头枪口也已然锁定了身在半空的凛,所有的聚光灯也因而同时转而打在了二人身上!
  
作战成功了……本来凛的动作就是虽然灵敏但不灵活,从其移动轨迹上来说也少有柔软的拐弯、而是以直来直去的轨迹为主。因此杏树就在凛的注意力放在躲避苦无的同时先退到较远的地方后顶点,并通过后续投掷苦无的方式想要控制她的行进方向……幸运的是还真如同她预想的一样,凛是打算用最快的方式冲过来的。
这样随着二人接近的距离缩短、两支苦无后期组成的扇形区域也会越来越小,同时对对方的规避轨迹也会受到影响,直到只能用跳的方式避开最后一支苦无为止。这样之后要反过来预测她在习惯了同时规避两支苦无后的躲避轨迹就容易得多了!
  
   
“诶?!等等,苦无呢——啊!”
“——你已经逃不掉了,『晚安』了啊凛酱——『Fullhouse Bottle』!”
 
……顾名思义,就是将烟雾罐中剩下的烟雾量通过枪身下方的推拉柄全部压缩注入在一发中击发的射击方式。因为质量加大的同时烟雾弹的形状和冲击力也发生了变化——杏树右手食指扣动扳机的瞬间、宛若蛇牙般狭长锐利的子弹准确无误的在凛的爪子劈中杏树之前命中了她右肩的披风系扣、音乐声也在一声猎枪的音效后戛然而止。而被毒蛇咬到后强大的冲击力也使得在半空中的猫咪失去平衡,从右往左翻转了一圈后朝着杏树的右侧摔去。炸散开来的暗红色烟雾则在随后覆盖了整个舞台。
 
“喵啊啊啊啊?!明明就差一点了——!”
“诶这劲这么大的吗……哎哟?!”

先不说在那之后被烟雾吞没的凛不甘的声音,杏树本人那边则也因为开枪时的后坐力与烟雾的冲击力而失去平衡、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虽然身上穿着皮套但还是觉得很痛。
但在那之后,伴随着一声由类似金属的部件落地时才会发出的清脆响声——好像有个圆形的东西滚落在了自己的右手边上。
 
“……应该没错了吧,这个……哎呀呀,这次可真是费劲啊……果然这种一股脑冲过来的类型我应付不了啊……”
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的杏树已经确定了Revue的结局,从烟雾枪的闸门上取下了作为项链的驱动键——身上的皮套随之消散,露出了原先普通的Revue演出服。并用空出的左手捡起了先前持枪的右手碰到的掉落物。
 
……那是在强大的冲击力下被打飞后落下来的、凛披风上的系扣。
 
 
“——那么,接下来就是POSITION ZERO了吧……虽然好像有点对不起凛酱,果然刚才至少该再让她打到我一下的……”站起身来松了一口气的杏树露出了夹杂着些许得意与放松的笑容,并将因为汗水而粘在脸上的橙色长卷发撩开的同时左右望向了照明恢复正常的舞台——“话说花阳酱那次我也是身不由己嘛,毕竟英玲奈用晚饭当做人质来——嗯?”

——但也因此,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
 
 
 
“……说来,这么大的烟……我连舞台中心在哪儿都看不见了啊。”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