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当狗托真的好开心)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驯化

“是这样啊……嗯,那还真的很有趣。”
 
虽然一边吃着对方带回来的点心一边做着应答。但从杏树的反应和平淡的语气上来看,很显然并没有在听、或者说特别在意英玲奈说的话。
要说为什么的话……为了“增进两校友谊”这种大人的理由,英玲奈先前与穗乃果各自作为对应学校的交换生到对方的学校进行了时长两周的体验交换生活动。虽然从英玲奈现在所说的反馈来看、她在音乃木坂的那段日子和缪斯的各位在音乃木坂过得很融洽,而且还顺便强化改良了缪斯的练习计划表(“——是谁把统堂英玲奈和园田海未单独放在部室里的?!”)……但是那种事情对于杏树无论如何都无所谓。
  
——因为这两周里,光是往常会伴随在左右任其差遣撒娇的英玲奈不在了这回事就让她觉得浑身不舒服、甚至就像三年以来无时无刻都能过伸爪触及到的猎物突然消失后的猫一样焦躁不安。因此照顾穗乃果的事情也基本上都放着让翼来了。
虽然这么说会显得她很恶劣……但实际上对于她来说,平日光是看脸都让人觉得宛若隔着一块由冰做成的墙壁、保持着外人难以接近的距离感的英玲奈,在其他地方、自己不在的地方也能够露出少有的笑容这种事……对于杏树来说恐怕是一种恐惧。
 
——虽然她知道不可能。
  
——她们很快就要毕业了。
  
——在那之后也是一直作为『A-RISE』活动下去。
  
但是……
 
 
 
“对了,在那之后我还去参观了南同学的手工制衣室呢,说起来那边啊——”
 
 
——为什么身体会动起来呢?
不想让对方继续说下去的想法显露无疑——结果就是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将看起来比自己来得高且有力的对方一把扑倒在了沙发上,就像是看见了猎物后不愿再松口的野兽一般。
  
……话说,现在的自己是什么表情呢?
透过英玲奈有着泪痣点缀的蓝绿色眼眸,杏树仿佛能看到其中那一只冠以人类之名的野兽的模样。
真糟糕啊,这幅难堪的模样可不能让粉丝看见。不然以往温柔知性、惹人怜爱的形象在一瞬间就会崩塌殆尽、只剩下一只凶暴善妒的野兽踩踏在那废墟之上吧。
 
但是……这样子应该也没错才是。
她本来就该是自己的东西……一直以来她都在自己身边……而且她也从来不会推开自己,就算是现在这样也……所以……这样应该也……
 
 
“……杏树?表情很恐怖哦。”
“——啊。”

——直到被对方轻声呼唤着名字,杏树的理性才被重新唤回到眼前的情景。
不行,虽然是那样想、但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失态成这幅模样。后知后觉的杏树连忙想要起身——但是,穿过柔顺蓬松的卷发、宛若怀抱般抵在后脑和背心的双手却拦住了她。
同时,双脚的脚踝被对方的腿给轻缠住,变成了自己反而不能……也不想动弹的窘况。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还是在害怕?”
“不、我……我只是……”

被对方那只属于自己的温柔轻抚着的同时细语着的杏树彻底失去了以往相处时的那份轻松与泰然自若、而本来想要抬起的脑袋和上半身也被英玲奈轻而易举的压回了可使二人视线直对的距离。通过将双腿也一同缓缓地移上沙发、使身体自身变成平躺的姿势的同时,连带着使二人都完全将全身都压在了沙发上。
 
 
“算了,无论怎样都好。没关系的。”
不仅如此,还非常轻描淡写的将方才杏树的异样一句话带过的同时、将对方的脸又朝着自己贴近了些许,而二人的嘴唇此时也只剩下了一根小指的距离。
 
 
“——因为『现在我就在这里』。所以不用害怕,无论你想像以往那样做什么都可以……”在耳边如此轻声细语的同时,可以感受到对方将自己更进一步的抱在怀中——
  
“那么……开饭了哦,杏树。”
 
那句话比任何香料都来得美味、也比任何毒药都来得致命。
 
 
想来,时隔三年……直到现在优木杏树才后知后觉的从英玲奈那只会在自己面前展现出的“特别的笑容”中明白了一件事。
 
 
 
——在二人的关系中,貌似自己才是被捕获、并且『喂养』到驯化的那一方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