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当狗托真的好开心)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演出服的取舍学

“……纵使外貌在宛若浮世的舞台上万般变化、但我的内心依旧当平静如水……园田海未,出阵。在此时此刻、斩断迷茫——”
 
在舞台上,园田海未如此说道。
的确,正如她所说——在与缪斯的伙伴无数次以不同的形象与不同的心情踏上的这个舞台,其中带来的感悟与享受感早已将过去不成熟的自己还残余着的羞耻心远远抛去。
 
 
“……但是,为什么。”
 
 
对,到底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我要在Revue的舞台上,也要穿这种衣服啊?!”
——园田海未如此对身旁的小鸟质问道。
 
  
 
“小鸟?虽然Revue的衣服好像不是我们能直接决定的,但是,但是啊——”这么说着的海未渐渐失去了冷静,不如说从她出场时发现自己穿着一套由无袖的贴身分体泳衣+蕾丝超短裙组成、只有搭在右肩被系扣扣住的皮肤还算是暖和的奇特Revue服时脑中就已经变得一片混乱——“——这近乎将一半以上的身体裸露在外、剩下的布料也多以贴身为主的设计绝对是你的风格吧小鸟?!”
“啾……哎呀……海未酱,这个嘛……”不过说来小鸟也是,光顾着给海未设计和许愿了,忘了让自己也变成这样了。搞得接下来无论怎么说好像都没什么说服力的样子——
 
 
“——就是这样。不如说,这是那个少女的『理想』。”
 
 
而就在此时,位于观众席上的长颈鹿却突然发话、插入了话题中。
“……什么?”
“……啊。”
“我看见了她那挥舞在纸笔上的愿望……并以Revue的形式实现了而已。”应答的同时,长颈鹿还上下打量着园田的打扮——“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设计在身体灵活性和运动方面不会造成阻碍、但特有的设计风格和亮点却也得以突出。作为在舞台上战斗的『舞台少女』的衣服来说实际上是相当优秀的设计啊,我懂的。”
“……是……是这样吗?”

先不论小鸟可能会说的说辞,就连一旁以往只是默不作声当观众的长颈鹿都如此说的话……怎么办,海未觉得貌似也的确是这个理啊。
而说回来,一旁的小鸟呢?她现在正以带着宛若战友情的眼神看着长颈鹿呢。
“——没错!你真的懂!”
小鸟在内心这般欢呼道。
 
 
“——但、但是啊,这套衣服无论怎么说……防御性也太差了吧?演出也就算了……可战斗穿这种衣服是不是不太好?”
然而,就算她暂时是被唬住了,可海未实际上还是没法完全相信这种事。虽然冷静是冷静下来了不少,但看起来还是无法完全放开手脚的样子。
“——不不,海未酱你听我说。实际上就是这种设计才能到达最佳的预期效果。”而这时,小鸟一脸认真的主动上前按住了对方的肩膀、一如当初海未抓着自己的肩膀说“裙子长度不到膝盖我就不穿!”时的既视感:“将重点保护部位遮掩住的同时尽可能解放身体关节,使得动作可以最大限度不受阻碍的运动……你看,像凛酱平常穿的运动服也是这种感觉吧?”
“我觉得这个还是得分开来……”
“不仅如此,像背后这个巨大的海绵蝴蝶结等看起来没有实战意义的装饰物也能在吸引对方过多的注意力、还有在受到攻击和撞击时作为缓冲的作用,所以才像这样设计成轻飘飘的设计。”
“诶?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
不给海未回旋的余地、小鸟进一步乘胜追击——“事实上,很多有着肉搏战斗场面的魔法少女系动画也会采用这样的设计、就是为了能够最大限度的保证战斗时身体能够不受阻碍的全力战斗——换种方向来看吧,海未酱你有时候会不会觉得……Revue的这个披风其实挺碍事来着的?”
“……”
海未看了一眼被自己死死抓住裹身的披风,在想了想平日挥刀时的场景……在一开始还没有习惯的时候,这个披风在运臂时的确往往都能造成阻碍。这样一想的话……

“……还真的挺碍事的……”
“没错吧?不过可惜这个不能去掉呢——”
怎么办,小鸟说的好像真的很有道理。被与自己相同的琥珀色双眼那样认真的盯着,海未渐渐的还真着了小鸟的道。
 
 
“——哎呀?我们看上去好像晚来了点?”
“——还不是因为你一定要在坐电梯前把那个面包……还是枕头面包给吃完才会变成这样的啊。”

然而,就在这时场面又发生了变化——从舞台的另一侧传来了升降机和带有些许俏皮气的女性的声音。
……啊,扯了那么久都差点忘了现在是Revue了,不如说对手这么久才来这一点已经是非常感谢了。
那么?来的会是谁呢?小鸟如此想道——毕竟是2v2、对手也是两个人,但如果对面也是缪斯的成员的话……如果是希酱和妮可酱那一类的话一定能够理解情况,而其他人的话稍作暗示应该也能配合自己。所以说,到底是——
 
 
“在宛若幻梦的舞台上,尽情享受仅一晚的狂欢舞会——A-RISE编号003,优木杏树,参~上。……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做呢?你又想怎么描绘这个梦呢?”
“——前进、并且胜利。将四散的星辰重新握在手中……A-RISE编号002,统堂英玲奈。……无需多虑,接下来进行『AR驱动键』回收作业。”
 
 
——可怎么是你们俩呢?!小鸟在心中这般讶异道。
 
“和A-RISE的战斗吗……”将注意力从自身的衣着迅速转移到面前的二人的海未如此细细念叨着。“……小心啊小鸟,以她们的实力来说绝对不能大意。”
“诶?啊……是呢!”
不过现在看来也正好?毕竟对手是A-RISE这回事也彻底让海未把注意力从自己的衣着上转移到了对手身上,只见她已经拔出了腰间的刀、一副随时准备应战的模样……而见到她这样子的小鸟也握紧了手中的短锤。
   
“嗯?话说园田你这衣服是怎么……”
“——南无三!这是何等优秀的设计!”
 
——在那瞬间,小鸟好像看见了杏树用烟枪的枪身狠狠的打在了英玲奈的腰间。而前者突然高了八调的声音也把海未给镇住了。
 
“……杏……杏树?”
“笨蛋,你看不懂吗英玲奈——”……说实话英玲奈能看得懂那才有鬼了啊。“绝对不能轻敌……好久没见到这样的对手了,那将灵活性提升到极致、除去无法割舍的披风外没有一丝多余的设计;虽然就像是在引诱敌人、但却是整套服装最为优秀的防御力体现的装饰部件……该说不愧是缪斯的服装担当吗,果真是不可轻视的敌人啊!”

……如果她说这话的时候左手没有暗中对小鸟竖拇指的话,被这一通胡吹的小鸟恐怕自己都信了吧。
不过——这就是服装担当的共鸣吗!真没想到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情况最配合自己的反而是杏树酱啊!
 
“等等,你在说什么……”而一旁的英玲奈因为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击中腰侧所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当她看见身旁的杏树和面前小鸟的表情后——

“啊……——啊,是这样啊?我明白了……现在看来……是,不愧是缪斯啊……看来这场Revue必须全力以赴了啊!”
“……”
“……”
“……”
 
 
——讲真,英玲奈你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还得再练练,最起码不要再做那个用握拳的右手下捶在平摊的左手手心的恍然大悟的姿势了。
 
“……但是,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也顾不上所谓的礼节了啊。”但好在英玲奈那让人尴尬的演技并没有引来海未的吐槽,于是杏树当机立断,扯下了项链上的三向驱动键打算接着演下去——而且也得靠变身把英玲奈的表情藏起来才行。“上吧英玲奈,必须从一开始就得取得先机才行。”
“我明白了……多谢提醒啊杏树。”各种意义上的,“那么……”
 
 
“——『Full house』。”
“——『Stand by』。”
 
 
从杏树安装上驱动键道具的烟枪口大量喷射出的红色浓烟迅速将二人包围,并且升腾而起、扩散成宛若直起身来扩张颈部的眼镜蛇的模样。而从烟雾下方还有从舞台各处飞出的无数齿轮没入其中、闪烁着无数齿轮相互咬合运转时碰出的火花而产生的亮光与投影——
 
   
“她们也要……变成这个样子吗……”
而就在此时,海未如此细细念叨着。
 
说来话长,虽然参加了Revue已有一段时间,但海未和小鸟实际上对于A-RISE在Revue中的特摄能力只是建立在其他人的情报上。真正在战斗中与A-RISE的成员正面交战还是第一次……然而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在战斗前小鸟和杏树不约而同的那一番言辞——先不说小鸟自己,真的给没看过特摄剧的海未留下了一丝念想。
难不成她们也是通过减少衣物布料对身体的限制、从而使身体的战斗能力最大化吗——想象力丰富的海未,脑中甚至已经勾勒出了二人接下来从烟雾中走出来时截然不同的样貌——
 
 
『“Change!Co-co-cobra!”』
『“Crush the Invadeer——!”』
 
 
最后,宛若城墙一样在烟雾中围绕咬合旋转着的大型齿轮在链锯从内部施以重击下失去平衡、被彼此的力量相互冲击,四散而去并被舞台回收。而伴随着齿轮从中冲破烟雾、形成巨大眼镜蛇的浓雾体也随之四散而去。而初次见到二人变身后样貌的海未和小鸟也不由得随之一震——
  
“这是……”
“天啊……”
“嗯?怎么了……啊。”
  
  
……是的,虽然杏树真的想陪小鸟演到最后。

但是呢?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先不说杏树的皮套,光是英玲奈那个全身上下由齿轮机械和西洋盔甲融合的造型来说——
  
   
“——这不是很严实的吗?!”
   
   

怎么办,我怀疑小鸟你真的在诓我啊?——虽然移开了视线,但小鸟还是能感受到海未现在正在用这样的眼神盯着自己。
    
非常、生气的、盯着自己。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