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当狗托真的好开心)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幻梦之雾

“——哦哟。”
 
借用手中弯刀卷曲的刀背一次次完美顺开面前蓝发的武士斩来的长刀以防被击中要害与披风、并在后跃的同时抽甩着披在肩上的花魁服下摆而进一步拉开每次防御后双方的距离——杏树在每隔数秒便会变化众多不规则的掩体和突起障碍的排列规律的舞台上,一边试探观察着海未步步紧逼的攻势、一边伴随着音乐的节奏起舞蹦跃着后撤而打算与舞台另一头的英玲奈汇合——那一头看起来情况相较而言好得多。在演出之初双方都被分隔开而无法彼此顾及的情况下,手持鸟翼型扇刃的小鸟纵然技巧上还有可回旋的余地、但在体力和战斗经验上都不是英玲奈的对手。结果就是虽然看起来完全就是单方面的压制、却也没能那么轻松的就被取下披风上的系扣……虽然那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我这边也不是特别乐观呀……园田同学是真的很强啊。”而也正因此,海未此刻才急于想要在收拾杏树后去救小鸟——若说英玲奈的机械臂与齿轮是『力量』的极致表现的话,那么海未的长刀与弓箭便是『技艺』与『速度』的结合,纵使攻势时常被杏树化解也会马上接上下一招、丝毫不给对方还手与逃脱的机会。而且从自己的花魁服中掏出的道具除去『某样杀手锏』外绝大部分质量都不怎么地、也没法打持久战——某种意义上来说两边的处境还算是较为相近的。

“咚——!!!”

不过好在的是,英玲奈的攻击压迫性极强、且蛮力和齿轮的双重攻势也完全不是小鸟的体格和力量能够防御得住的,就算时有回击也会被当做盾牌一样使用的齿轮挡开。因此小鸟那边也在努力的规避并想办法找到至少能拖住对方的机会——可实际上来看就是她狼狈的被英玲奈一路破坏着碍事的舞台障碍的同时朝向杏树与海未的方向赶了过来。
 
“这个时候就得先遛咯~”而在两边交战的人马已经近乎交织之时,杏树朝向海未飞出手中弯刀的同时双手卷起像披风一样披在身上的花魁服转身跃开、打算从身后对小鸟发动夹击——“但怎么能让你得逞啊!”而海未却当机立断,在停步挡开飞来的弯刀后并未立刻追击甩开距离的杏树、而是取下了背后的弓箭——第一箭被反应过来的对方用带有铁边的花魁服下摆反手挡开,可紧随而至的第二箭却直直穿透了衣袖、连带着杏树一起钉在了其背后上一根突然斜立而起的巨型射靶上。

“呜哇?!”

差一点就够到了被英玲奈逼退至身后的小鸟、却在最后被钉住的花魁服绊停的杏树失去平衡而差点儿摔了一跤。与此同时、海未踩着众多宛若阶梯般不断从脚下升起的各种掩体与障碍物而不断向上攀登,然后高高跃起、手中长刀朝着杏树当头劈下!而此时一旁的英玲奈甚至撞开了小鸟想要直直扑上来挡在杏树身前,但无论怎么看都为时已晚——
 
“——这样就是『一本』了!”
“杏树?!”
“我知道的……这个时候就该用杀手锏了,完全Full house的上吧!”

而就在最后一刻,杏树从那被钉在墙上的花魁服中掏出的并不是和之前的弯刀类似的武器、亦或是像英玲奈的齿轮一样能够兼做为盾的防具。——因为在海未居高临下的攻势前,就算能够防下这一手之后也会处于劣势,所以杏树一开始就没有靠自己正面防御住海未的打算。而是甩出一把奇形怪状的烟枪、并且全力扣下扳机——

“——嘭!”

一瞬间,刺目的红烟升腾而起、以杏树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将众人完全笼罩在浓密的烟雾之中!而尚在半空的海未虽然心知不妙但也无法停下攻击、只能一刀劈入其中!

“噔————”

而在海未落入烟雾之后,伴随着落幕般的重音、伴奏的曲调与鼓点声戛然而止,整个舞台因此变得寂静——而待舞台四周流通的微风开始吹散烟雾的时候,从中传出了被斩落的披风搭扣落地时发出的清脆声响。
 
然而——
 
 
“等等、为什么……”
   
 
——然而,在红烟完全散去之后,那被聚光灯集中笼罩而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同时在映入海未那瞪大的双眼之中的身影并非是原在身下的杏树、也不是前来赶救的英玲奈——
 
 
“……海未酱……?”
 
 
——而是被卷入烟雾之中,被斩落披风、双膝跪地的小鸟。
  
……而先前杏树和英玲奈的身影,则像是本不存在的幻梦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