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

——我这里不是写ES的!

在雷点方面,SG内部cp依旧无法接受,还请见谅。
——啊不见谅也不要紧我会帮你点亮应急照明灯以便您彻底滚出老子的人生下地狱去吧都。

https://peing.net/zh-CN/bls1069508333
↑提问箱地址

头像by谷天,背景by屁股君。

剧烈燃烧

“——咚!!!”

阴暗而又潮湿的小巷中,漆黑的人影正踩在看不出形状的白骨上,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样时不时抬头望去——但伴随着划破天空的魔爆声与无数坠落到地面时所发出的声响,出现在眼前的并不是理想的猎物,而是众多从胸口处被破开大洞的乌鸦魔物残骸从高空处不断落至面前、有的口中甚至还有刚扯下还未来得及咀嚼的某种智能生物的肉片与指节——而被其吓到的人影则下意识的后退数步,却隐约察觉到身后有什么生物正在快速接近——下意识的回头望去,映入鸟目之中的则是周身燃烧着紫色火焰的魔人则从身后低空穿过小巷滑翔而过、并且停在了身后不远处的景象。而火焰的高温甚至冲散了潮湿的空气、使得小巷中变得燥热起来。
 
『“——Fire and Wild,Fi-i-i-Immortal!”』
 
双方本身都一言不发,只有从魔人腰间传来的古怪声响——而在对方回头做出反应之前,魔人身上燃烧的紫色火焰渐渐散去后则露出了一身褐红色的虽形似羽毛、但质感却更像某种坚硬的生物鳞,只有像尾羽和领口处的一些绒毛才相对来说柔软一些的魔人体甲。而胸前暗紫色的不死鸟图腾和与其为中心遍布全身的爪痕型花纹还在伴随着呼吸在规律的燃起明亮的火苗。腰间则佩戴着被分裂而成的数对羽翼护住左右两侧的暗红色祭台型魔导器、里面的戒指还在缓缓闪着紫色的光芒。
头部整体上则形似那种将绒毛从左右两侧梳理到脑后而形成两只向后下方弯去的角型、因此空出的前额上还有三支向斜上方立起且形似细长火苗的三角头冠。而一双朝左右两侧斜上方吊起的鹰眼则闪烁着绿光,直直盯着面前的人影。
 
“咕呀啊……”
 
而明显是被面前这个异样的存在和从刚才不断落下的死去的同伴的尸骸所震慑到了而发出叫声。那黑色的人影——不,不如说是有着虽形似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人形,但仔细一看却会发现其包裹其浑身上下的只是漆黑细长的羽毛、而手脚虽裹在一层白色的绒毛却依旧能看出爪型,在形似宽沿帽的巨大头冠下更是藏着鸟喙——在暗处可能看不出来,但如今借助魔人身上的火焰照亮之后便能看得很清楚,对方就是一只装作人类外形的『魔鸦』——一只人般高大的魔物罢了。而那些被丢在了它身旁的无数乌鸦魔物不用说,自然是与其同化后的乌鸦形成的群落。
而在说那魔人,在见到面前魔物有所动作后伸出左手、将那从最后一只乌鸦魔物的体内掏出的心脏连同内在的细小魔核一起握碎、烧尽后微微侧身。上身稍稍前倾的同时前臂臂铠上带有三片并列利刃的左手形成爪状、左臂弯曲侧举至与肩同高,而臂铠上带有弹压刃装置的右手则自然放松、护在身前——并就如此压低身位、朝着面前的魔物冲了上去。
 
 
 
“——这魔力的轨迹……翼这是在天上就炸了吗。”

而在离开小巷后远处的一条车道上,将骑着的摩托型机甲停靠在路边,将头盔的护目罩推开的优木杏树抬头看向天空、对着还滞留在空气中的友人魔爆后的残余魔力说道——随后,再度骑上机甲继续追寻着魔力的痕迹追去。
 
 
 
“——咕呀啊啊啊!!!”

而在那之后、小巷中便彻底因为翼身上的高温燥热起来了——虽然同样都是飞行物种、但乌鸦与火焰的相性非常之差。前者的魔鸦就算如今失去了同伴魔物的掩护但在战斗技巧上也不算是完全弱于下风、可浑身的羽毛却在后者的一次次猛攻下近乎烧去了半数以上,原本除去隐蔽身形外还能隐蔽关节等部位从而使动作变得在一定程度上难辨的优势被自然破解。而原先灵活的动作也在小巷中变得更加难以施展,也因此使得左臂在开始后不久便化成了灰。而后者的魔人——翼却是从一开始就是一副被高温夺去理智的模样,全程都是凌厉的贴身速攻不说个头相对来说又难以捕捉、除了一开始因为对方不闪不避还能命中几下之外,后面其腿脚并用且还不要命的紧盯身体中线下手的打法则完全是紧紧压制着着魔物不放。而锋利的臂刃与踵爪更是大大加深了其杀伤力——无论是正中还是偏移都能伤人、甚至有时还特意直接用臂刃割来,勉勉强强规避防御、虽是一身伤但不被击中要害便是拼尽了全力,想反击更是难上加难。
再看看翼呢,丝毫不知道疲倦般越战越勇不说,连一开始那被魔物现已不存在的右臂利爪穿透的腹部与侧腰,能够直接看见里面的肌肉组织和涌出的鲜血、甚至该说是致命伤的创伤都已基本愈合——除了体甲上还有几个遭受攻击后的印子罢了。
 
再这样下去会被杀死的——虽然已经没有了能够称之为人的理智,但魔物对这一点却心知肚明。于是它拼尽力气,展开翅膀与面前不知疲倦不断猛攻的不死鸟互拼一招——腰部被有力的左腿直直踢中、突然弹射的增压装置更是加大了这一脚的力度而将跃在半空的魔物远远打飞、还伴随着一大口鲜血一同吐出了某种还未完全消化干净的肉块,沿途甚至撞散了一堆堆在巷壁边上的骨骸;而魔鸦的飞踢则直直踢在翼胸口处,虽说相较起来自身受到的力度更大但其前胸的体甲也出现了裂痕与缓缓流出的些许血迹、也算是制止了对方能够立即进一步追击而争取时间——然后借助对方这一拳的力道全力扇动展开的双翼,顺势飞出小巷来到了宽阔的空中——只要到了这里接下来是战是逃就都能有个余力了。

——对,它是这样想的。
 
乌鸦们都很聪明。
 
按理来说,也是这样才对。
   
 
“嘶……呃——你……”
   
 
然而现实是——魔鸦的双脚才刚飞到小巷两侧的建筑屋顶之上、冲破了那一直笼罩在自身的高温层而接触到了飞行时吹过身侧的凉风——
 
“呼——————”
 
——仅不到数秒。
那鸟禽心中那本不存在的心智凭空造出、又足以将其再度折磨至细碾成尘的高温伴随着紧追其后的破空声再度从足底迅速爬上脊背。从而使得魔鸦下意识的回头望去。
……这一望,就望出了事。
 
熊熊燃烧的双翼映入眼帘,而与同时自己背上的右翼翼尖被一只手牢牢的抓住、并伴随着宛若烙铁般的高温而从被握住的地方开始冒出黑烟,随后那张骇人的不死鸟面容才完全占据了眼中视觉的中心点、从微微张开的嘴中和还未完全治愈便紧追不舍下彻底开裂的胸甲里正向外溢出着宛若鲜血一样的火花——还是化作火花燃起的鲜血?
 
   
“……你想——去哪呃唔啊啊啊啊啊!!!”
 
 
随后,传来的便是从右翼翼根处那先是绒毛与羽毛一同被点燃,随后紧随而至的利刃破开表皮与肌肉、深入骨骼的刺痛——魔鸦的右翼就这样被连同连带着手臂的右肩一同被魔人左臂那三片利刃毫不留情的斩下!随后那向上伸出的左手顺势抓住了魔鸦还有所残留的头冠,硬是回身向下俯冲、将对方又拽回了那炽热难耐的小巷之中!
 
“噗嘎……!”

在被摔倒地上的瞬间翼就甩开了手,也使摔落的魔鸦因此在那之后又受力贴地滑出了十多来米远才停了下来,留下一道细长的血痕——而在其挣扎着坐起身时却看到那浑身被紫色火焰笼罩的魔人再度冲至身前,呈爪状的左手直直朝着魔鸦的鸟喙抓来——没有犹豫……不……根本就是死路一条……一只翅膀和双臂都被切断,身体又遭受了从空中被重重摔在地上的直击,而自身消耗的魔力与体力都不够再支持身体的再生……只是因为身体还不愿意就这样乖乖被杀而本能的用残余的左臂护在身前——然而,在有着弹压刃的右臂拉扯下,要称之为护盾还过于脆弱的左翼翼骨被从中握折扯碎。而左臂也因此收到牵引而偏折,本是要将直击其头部并使其燃烧的利爪变成了三片燃烧着将双目从中割吓及烧化、且连同后面的半块头颅斩下的臂刃的侧向斩击。
 
“……呃……?唔……呜哇啊啊啊啊啊……!”

而将魔物彻底杀死后的魔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直到看见了那滚落至脚边、头冠已经几乎被完全烧尽的半块头颅才反应过来了情况——随后便从自身为中心燃起了熊熊烈火,将魔鸦的尸骸与自己的身体都付之一炬。
 
 
 
……数秒后,紫色的大火渐渐平息熄灭,不死鸟的身影从一片惨败的细灰中重新燃起、而在那之后却再也找不到那只魔鸦的影子——但从火中复生之后,魔人却只觉周身上下被数只深红色的大蛇捆牢的同时有五只尖锐的蛇牙从后颈直直刺入、而刚想做出反应整个脑袋却又像是被被蛇口一口吞入般导致眼前一片漆黑,而与此同时一股魔力与刺骨的凉意从后颈处被注入全身各处、也使得体内暴动不已的魔力渐渐平息——最后,火焰彻底熄灭、腰间的魔导器也从腰带扣上自动弹出。而魔力到身体上下的高温终于冷却下来的绮罗翼也恢复了人形,直直倒了下去。
 
『“——Fight and Wild,Fi-i-i-Evolution……”』直至此时,其身后才发出魔导器的声响——而从背后“暗算”翼的魔人也轻轻抱起了她,使其躺在了小巷口处的摩托型机甲上。

“这个就算对翼来说也太早了吗,那对英玲奈……算了,看来还是不能跳得太快啊……”

浑身上下夹杂着毛皮与蛇鳞的魔人戴上了带有护目镜的机车头盔遮掩面部、就这样驱车带着翼离开了那余温尚存的巷道——仅剩下因冷却的温差而产生的微风将魔鸦的尸骸化作的细灰彻底吹散。

评论

热度(6)